卷九 第八十四章 王途亡途(二)
作者:作  者:意缥缈      更新:2021-02-25 23:49



一道巨蟒突然而来,横冲直撞,已冲得众派人仰马翻天,又觉天际忽暗,竟有巨翼蔽空。
众人未能反应,巨翼已然压下,霎时暴起一阵狂风,直吹得飞沙走石,日月昏沉,修为稍浅者,已被狂风卷起,吹得个天旋地转,纵然精深者,也一时不备,困身风中,狂风之中耳目尽无用,难辨方向。
唯巨蟒因身形巨大,不受影响,在黑风之中摇头甩尾,不知道多少人在天昏地暗间,被巨蟒抽得如扬谷粒一般翻飞。
“是陆天岚和镇狱明王?”已有不少人在晕头转脑下猜出来者身份,但心中却无不惊疑。“他们怎么会助慕紫轩?”
意外的援手,扰乱了场中的围杀,就在一片混乱中,忽然听闻一声“寂!”
轻轻一个字,却在劲风呼啸,厉鬼凄号中,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边,好似这是这个字是自然法则,响在众人心间。
而随后,狂风倏止,天地噤声。
发声之人——卫无双!
世人皆知卫无双有‘一象万生’之称,此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指他凭心一念,便可生万万法。但少有人知,他还能令“万法俱寂”,世间万法,在他一念之下亦可尽归寂灭,只是能见识到他这手段的人太少,所以不如一象万生那般,成为他标志的名号,但却同样是最高深的道术。
一司新生,一衍寂灭,此为卫无双绝学——“生寂道则”!
陆天岚号称“疾风盗”,每次抢盗珍宝,来去之时,必兴起狂风作为掩护,但今日,却被卫无双一个字破去。
只是,卫无双虽止住狂风,身形又是一晃,险些失稳,可见使用“万法俱寂”对如今的他还是太过吃力。
但风紧之时再看,场中已无慕紫轩身影,他已趁方才狂风掩护脱离战团,遁出数十丈。
纪凤鸣等人哪容他走脱,正欲追逐之际,却见陆天岚和镇狱明王已从法相变回人身,横挡在前。
陆天岚勾爪凌厉,道道劲力纵横交织,镇狱明王掌劲逶迤,气劲如蛇诡异变化。二妖本就是顶尖高手,此时更兼具一股不惜于与敌同亡的狠厉绝杀之意,同时出招之下,妖气弥漫之处,霎成一片绝域天堑。
“是邪鬼入体!”纪凤鸣见陆天岚和镇狱明王的双眼已无眼白,成了一片宛若幽冥的诡异漆黑,立时明了一切。
是方才自天师洞出来的群鬼,经过陆天岚和镇狱明王的休养之处时,被慕紫轩驱使着趁机占据了双妖的身躯,侵入了他们的神识,并控制着他们对正道众人做出攻击。
邪鬼入体,原本只对心智薄弱者有效,若在平时,凭双妖的这等修为,心神自是无懈可击,可他们刚结束天书之战不到二十日,因在天书世界中死亡造成的心神创伤尚未疗复,竟被群鬼钻了空子。
在场高手众多,制住陆天岚和镇狱明王并不难,但双妖要阻挡一时,亦是简单。
而地狱邪鬼和双妖断后之际,一瞬拦阻,便足以让慕紫轩又向前纵飞了数十丈,此时,就算正道诸人摆脱群鬼和双妖的断后阻挡,想在追上慕紫轩也已困难。
唯有洛晓羿的弓箭例外!
而随着一声弓弦崩响,她也确实一箭射出!
对弓手来说,视野无疑是最重要的,而为了应对双目被遮的极端情况,洛晓羿自有一套‘心眼’神通,方才即使在狂风之中,目不能视,她的心眼也一直锁定慕紫轩,同时提运儒门浩然之气,暗暗引弓搭箭。
只是狂风气流毫无规律,扰乱弓箭轨道,所以才一直蓄势待发。
而狂风平息瞬间,箭势亦催生至极点,洛晓羿弓弦一松,霎时,一根利箭以流星赶月之势疾射而出,正是三光引圣箭——逐月!
唯有这为逐月而生的箭,才能追上慕紫轩奔逃身影。
而几乎同时,不远处朝阳峰上,有两道人影并立峰顶,其中一个临峰远眺,亦在引弓搭弦。
他身形挺直,气态昂扬,一身气机随着弓弦满张而充盈欲发,口中却一直对身旁黑衣儒士不停絮叨道:“一张棋谱,就让司天台选择了放弃慕紫轩,袖手旁观,将慕紫轩逼入孤立无援之境,你究竟怎么做到的?”
“嗯?好个慕紫轩,竟存了后手,毁去了天师洞封印!”
“陆天岚和镇狱明王?他们这是被邪鬼入体了?好险好险,还好你拉我到朝阳峰,不然我怕是要和他们一样!”
终令他身边黑衣儒士心生不耐,道:“这般多嘴多舌,当心射偏。”
那弓箭手却自信轻笑道:“和你这靠作弊通过六艺大试的假公子不同,我可是实打实的学贯六艺,今日便让你知晓,许听弦许你听的,可不止是琴弦!”
随后,弓弦崩响,颤出宛若乐鸣的余音。
-=
逃!逃!逃!
司天台、地狱饿鬼、七凶双妖……慕紫轩一切底牌耗尽,终换得脱身的一瞬之机,而他毫不犹豫,拖着沉重伤躯御风飞遁。
苦心经营毁于一旦不怕,他可以从头东山再起。
声名狼藉人人喊打亦无妨,他本就厌倦了带着仁善的伪装。
只要能逃过这一劫,一切就都还没结束!
前所未有的危局激发潜能,让他的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他排所经之处,排风裂云,空气都颤抖得发出阵阵爆裂鸣声。
但他快,箭更快!
背后,洛晓羿之箭将天割出一道痕迹,以摧枯拉朽之势直追慕紫轩,慕紫轩察觉背后锐意逼人,有心改变飞行轨迹以求躲闪,可背后之箭却如有灵识一般,紧追不舍,逐月之箭便是如此,自箭出之时便已锁死了目标的气机,除非箭力衰竭,否则不追逐到目标誓不罢休!
而比之后方的箭,侧前方的箭给了慕紫轩更多意外。
没错,纯粹的意外!
逼命的弓箭竟不止一枝,没有逐月箭浩大的声势,也不知箭是何人所发,但当慕紫轩察觉到它时,它已经理所当然的指向了慕紫轩心头。
就好像这一箭省略了飞行的过程,只保留了弓箭“发”的前因和“中”的结果。
此为儒门与三光引圣箭齐名的另一射艺,儒门神箭,发则必中,名曰——“一以贯之!”
“躲不过!”
逼命一箭,引起慕紫轩前所未有的警兆,但警兆升起时,早已闪无可闪。
于是慕紫轩不闪,他前倾,沉肩,本就濒临极限的速度再快三分,主动撞上了那支箭!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在箭射入心脏前,提前用最坚硬的肩骨撞上这突来一箭。
“噌!”即便慕紫轩已经聚气于肩,亦难挡下此箭,肩头瞬遭洞穿!
而前箭方中,后箭又至,逐月之箭气劲已笼罩慕紫轩后心。
但慕紫轩却再现惊人业艺,肩头主动中箭既是为了保护要害,也是为了趁机借力。箭矢虽狠狠钉在肩上,箭上之力却助他身形在一瞬间从疾飞变为骤停,而后顺势凌空旋转。
须知速度越快,变向越难,这种诡异的骤停翻旋本绝无可能做到,慕紫轩却将其化为可能。
但见他的背心堪堪从逐月之箭上旋过。箭上破风的锐劲将他背后紫衣上刮开一道血痕,一片皮肉被生生犁下。
衣衫褴褛,血肉模糊,他避得狼狈至极,但,还是避开了!
但慕紫轩却不满足于只是避过,能锁定气劲的逐月之箭一箭落空,随即要调转箭头,但慕紫轩却不给它机会,便见他旋身之际,接劲转力,一施紫薇七变——“列宿移”移星转斗之能,玄奥一掌,反手击向逐月之箭尾杆。
“噌!”慕紫轩借力施为,击于箭上,此箭等同叠加了他、许听弦、洛晓羿三方劲力,瞬间,逐月之箭以更快的速度,风驰电掣的向前疾飞,而目标——
“好个慕紫轩!”许听弦见逐月之箭竟朝自己疾射而来,不由赞叹一声,慕紫轩竟在方才中箭一瞬间,就从箭矢的角度、方向逆推出他的位置,并立时予以还击,让他没有机会再向慕紫轩射出第二箭、第三箭……
赞叹未止,箭矢已至,锐利劲风激得许听弦青衫翻飞,而许听弦昂身挺立,翻手之间,挥弓横挡。
“噌!”
劲弓拦腰而断,而箭矢亦被击得方向偏离,射入身后山石,连杆没入石中。
而又过一关的慕紫轩,已再无人可阻拦,终于横空掠过,消失在视野之中。
许听弦将断弓掷在地上,这才继续说出方才的赞叹,“各路高手、层层埋伏,竟仍能让他走脱,此人当真有祸世之能!”
而他身旁,一身黑衣儒服的沈奕之却目视着慕紫轩消失的方向,他的神情一直未变,即使在方才箭矢临身时,此刻,远眺的目光更显深邃,好似能看到慕紫轩今后的命运,幽幽道:“现在说走脱还太早,围狩三要,第一步,去其爪牙,断其羽翼,他的亡命之途,才刚刚开始,但方向,已经错了!”
-=
一道伤害累累的身影自东向西,掠飞而过,纵然已逃出青城地界,慕紫轩亦不敢有丝毫停留。
经此一役,正天盟基业尽丢,而他声誉尽丧,将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如今,唯有与驻守在昆仑的饿鬼道大军会合,才能得一时喘息之机。
饿鬼道主力正在昆仑山脉侧旁的九幽深渊驻扎,与春秋剑阙的营帐遥相对峙。
地狱道道主幽凝,是由宁悠悠残魂和慕紫轩部分魂魄交融而成,等于慕紫轩的半身,彼此间心意相通。
而自慕紫轩陷危那刻起,他便立时向幽凝发出指令——攻击春秋剑阙,不计代价!
这是他原本的连环计,将越苍穹请到青城参加奠礼,在奠礼上一举杀之,纵然让越苍穹逃脱,他的地狱道亦回联合人间道、修罗道趁着越苍穹离营,群龙无首之机发动奇袭,击溃春秋剑阙。
如今前半段计划虽落空,但后半段仍可不变,由地狱道为前锋强攻,不计代价也要撕破春秋剑阙防线,将他接应回九幽深渊中。
但此时,方从青城逃出生天的慕紫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他本绝不该轻忽,却因竭尽全部心神用于逃亡,一度被他忽略的问题——
方才的剑皇,为何自始至终都未曾出手?
若一开始,剑皇没出手,是想坐山观虎斗,让慕紫轩与其他人虚耗再坐收渔利。
那,等到慕紫轩都将逃脱了,越苍穹还不出手,又是因为什么?
想到此点,慕紫轩冷汗陡然直流,他立时将意识潜入识海,用心神狂喊。
“幽凝,快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