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一山放出一山拦
作者:作  者:林阡      更新:2021-02-23 16:24



吟儿曾以为,穆子滕是此间宋军实力最强、超常发挥未必不能打封寒,可现实却教她死了这条心,堂堂“地魔”岂是叫着玩……第三局既失,只得期望第四局金陵好好招呼林陌。
谁知第四局她又被现实教育……
许是林陌以逸待劳的关系,金陵携软剑与阴晴晦明毒阵参战,竟未能如吟儿所愿将林陌“永劫斩”快速击败。两人势均力敌了约莫三十回合,好不容易才见林陌有了颓势,适逢金军有外围武将退回镇上、二话不说就接二连三加入了战局——
毕竟事先没有人强调说比武必须一对一、而宋军这边暂时也出不了势均力敌的四打四,所以这第四场的结果,是金陵、瞿蓉等人惜败——宋军在归云镇上,确实高手匮乏!
“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完颜彝……”哲别指着对面刚助战过林陌的三个金军骁将,对完颜镜介绍说,“这些年轻人,将来都有可能是你战场上的对手。”
“记着了,哲别叔,我会打败他们的。”镜是这个蒙古小子的汉名翻译,他原是铁木真的幼子拖雷,小小年纪,提起战场就一腔热血。
牐牐牐
“没关系,我们输得起。”虽然宋军确实输得起,但连着说两次的心情,可就和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第一次底气十足,第二次色厉内荏——
迎金陵下擂台的吟儿,刚说完就掩不住内心担忧,是以左顾右盼,思考着体力和援军何时能来。
“别紧张,凤姐姐。林陌发挥稳定,说明胜南正稳步靠近。”金陵微笑着安慰吟儿,指向隐入人群的完颜彝,“那小子,本来是被战狼带去陕北拦截胜南的。”
“是了……金军越聚,说明地盘越缩。”吟儿眼前一亮,笑赞金陵明察秋毫,转过身来,立即对金军严厉要求,“我军高手都不在,这般比武不公平!给我们时间,三炷香后,再打决胜局!”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拖延时间?十炷香你都没指望,林阡他远水救不了近火。”林陌冷笑一声,根据完颜彝回禀,林阡还被战狼死死拦在百里开外。
“我才不需林阡救!要点时间,自己休整而已。”吟儿亦报之以冷笑。

“其实……这般境况,不管决胜局胜利与否,金军都足以一拥而上、将这几个宋将抓做人质、去威胁已得到环庆的祝孟尝和即将开到西线的林阡……”哲别心忖,金军之所以占据比武的说话权,说明他们暂时已取得归云镇的绝对控制权;也就是说,如果金军强行将比武结果作废、对比武之事反悔,就大局而言,不失为一个反败为胜的妙手。金军要善后的,仅仅是瓮中的几百目击民众罢了。
抛开名、理,宋军恐怕输不起。
哎,还怪穆子滕失局?哲别心想,凤箫吟居然答应比武、给林陌挣得这利用人数梯度差来围住她的时间、因小失大,才是真正的战略失误!她的初心,竟还是冠冕堂皇的“归云镇不染兵燹”,太幼稚!那时她怎么就不怕毁约?大概是为了证明宋盟在送药之事上光明磊落吧?反倒被她自己作的孽束缚……
不过,也有变数——万一宋军拖延到林阡来、或是凤箫吟真的凭实力自己走……哲别回神时,知林陌权衡轻重后还是给了宋盟一炷香。那么林阡肯定来不了了。胜胜败败,凤箫吟又要如何翻盘?
牐牐牐
“林陌,想好第五场出哪几个人没有?”
一炷香后,虽然盟军后援依旧不得入,但吟儿已自觉恢复得差不多,便同金陵商量好,由她俩和穆子滕、辜听弦一起出战——蒙古人已表明不再参与角逐;四对四,金军高手一稀释,平均强度降不少。
林陌才刚准备列出封寒、高风雷和自己,正待寻第四位高手,擂台上却突如其来又一人,取而代之:“要那许多人作甚?擂台都不够站。”
“也罢……”封寒一怔,立马分清敌我,笑喊,“就他了!”
“天火岛主,范殿臣……”吟儿见过此人画像,自从借风里流沙阵来到环庆,身为夔王府首席的范殿臣,表面一直都对曹王府仰人鼻息。
可是,暗地里,他却很可能是这群蒙古奸细的载体!
归云镇是蒙古人的老巢所以无毒?归云镇,究竟是谁的老巢?
唐小江是第一代仿寒火毒的制造者,唐小江的毒,何来?!
牐牐牐
封寒当然可以放心大胆地让范殿臣以一敌四——姓范的歹人他一个抵四!
岂止抵四?大半个天火岛的高手绝技全在他手上揽,貔虎刀、阴阳术、大罗刹功、唯我独尊剑,任意切换,应有尽有。左半身是随时演变、难以预见的其它高手,右半身是稳恒不变、内力强悍的天火岛主。
十招不到主宰战局,他之风格强烈鲜明。
子滕叹惋,我这枪法的肃冷抽杀,竟完全淹没在他的高亢节奏里。
听弦震撼,这些武功,我只在幼年的睡前故事里听过,原是真的?
吟儿惊异,怎么还有人每一种外招和内功都如此相契!这下我可真不好说,需不需要林阡救了……
金陵旁观时也汗颜,所幸我适才对林陌没用十八般兵器,否则倒成了抛砖引玉、小巫大巫、班门弄斧……
没错,没几招金陵就被飓风推斥成了旁观者,听弦、吟儿和子滕勉强留在局中,却也险些被这位堪比渊声的范殿臣直接打懵,继而被五花八门的风雷水火、流光溢彩分割包围。好在他三人都是身经百战,极速摒弃杂念调整阵脚,内力相济、各显神通,总算在二十招重新会合、变顽抗为持平。
又二十回合,面对腥风血雨源源不断地横冲直撞,三人一次次以连环刀、穆家枪、惜音剑齐心协力化险为夷,不过有时候听弦还得僭越、与师娘使几下“刀剑合璧”……为了保命也没办法了。
“如果没看错……这范殿臣还擅长西辽、西夏失传已久的落英掌、天守剑等等……”哲别对拖雷说,西辽、西夏也在木华黎给铁木真规划的版图内。
“可以理解为,他去过这些地方吗?”拖雷问。
“或者是接触了去过这些地方的人。”哲别答,还未说完,便随阵阵惊呼的人群一起心弦扣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