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5
作者:岁月星辰      更新:2020-03-05 19:38
牋牋☆、三十一“骑”人之道(上)牋牋正在考虑要怎麽办的三爷无意间看到外面轮奸宁安安的男人们,一个细长阳具的男人居然用稻草在自己阳具上绑了好几圈让那儿看着大一点,再进宁安安的肚子里。昏死过去的宁安安被着生硬糙的摩擦折磨的醒过来,嘴里的裤衩早被扯掉了,灌进了好多的,她哑着嗓子救饶却换来男人恼怒的几巴掌,又一条**巴塞进了嘴里抽动起来。牋牋三爷看着怀里两眼迷离的嫂嫂,笑了笑,将那细珠先在小珍珠上绕了圈後再一颗颗塞入两人的交合处,那雪白的身子扭动起来,少女纤长的手扶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喘着气接纳着体内陌生的来客。牋牋“终於全部吃下去了,瑶瑶,你看外面那个女人你可认得?”三爷附在瑶瑶耳边说着,让她同宁安安一般跪在地上,自己一手扶着她的腰让她直起身子,一手托着已经开始恢复白嫩的双开始缓缓的挺腰磨蹭起来。牋牋“恩? 是谁?嗯啊。。恩。。是。。是安安?”瑶瑶双手捧着自己的子揉搓着,菊眼里不仅有三爷肆虐的还有一颗颗小珠子四下摩擦着使得快感加倍,而随着这边的耸动,核也被珠子们揉搓着,连带着小里的珠子都动了起来,发出檀木摩擦时的轻微响声。她在这不熟悉的情欲里勉力去看向外面。牋牋一众黑褐壮的裸体里有具雪白的女体,满身靡的在微弱的烛光里泛着白光,现在轮到年迈的老头们去玩弄这个女人了,他们只能让她含着自己不能勃起的阳具,当最後一个老头试了几次都没能把短小的阳具塞进宁安安的糊满的下体,恼怒之下用打狗的木去捅那个自己无缘进去的地方,宁安安惨叫着仰起脸,瑶瑶才认出了那个高傲的妹妹。牋牋她一面被三爷得低声呻吟,一面震惊的看着那老头用木棍捅了几下後就让那半人高的木棍在宁安安的小里拖在地上,自己走到前面让她含,安安顺从的含着舔弄着,几秒之後突然吐出了那,腥黄的尿从她嘴里和鼻子里流了出来。一旁的乞丐们都大笑起来用,为首的那个男人早已玩够了,又起身走向宁安安,将自己的阳具捅进了那个已经被玩松的屁眼把肚里憋了会的尿也灌了进去。宁安安捂着肚子,由着男人滚烫的尿灌满自己的直肠後再不可遏制地将那些黄白的水排出来。牋牋“不。。。三爷。。。安安她。。。嗯啊。。。慢点啊。。。嗯嗯嗯。。。”见到瑶瑶一脸的不忍心,还想开口求情,顾至恩突然就开始了大力的捅弄,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安安什麽?是不是想像她一样当夜壶?等会我也这麽灌给你好不好,全部尿在你小屁眼里。恩?啊。。夹得好紧了。。是不是想要的?恩。。。恩。。要出来了。。尿出来了。。。统统灌给你!!”牋牋顾至恩低吼着把喷在瑶瑶的小洞里,他不过吓唬一下瑶瑶,乞丐们的暴虐玩法只是刺激了他的欲望,却是不舍得这般来对待瑶瑶的。而瑶瑶即使明知是三爷故意的,还是在他时,忍不住狠狠收缩着下体也抽搐着到了高氵朝,因为那些大团滚烫的浓浆足以充当尿了。牋牋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抖动着,男人的低吼和女子的娇吟甜蜜的交缠在一起,顾至恩深吻着怀里软成春水的嫂嫂,缓缓扯出那些佛珠,宁瑶瑶的身子被牢牢固定着,只能难耐的去吸吮三爷的舌头来缓解身体深处的悸动。牋牋“不要怜惜那个女人,她对你做的足以让她死一百次。”顾至恩松开瑶瑶的小嘴,伸舌舔着那肿起的红唇,一面扶着她的脊背,拿自己衣服替她盖上,好让瑶瑶在激烈的爱之後可以舒服的睡一觉。牋牋众人本以为她是想将姐姐献给肃帝,殊不知她临时改了主意。同皇後一样,宁安安也觉察到了姐姐潜在的威胁,那麽要挽回局面的话,就让肃帝和众人都目睹她被畜生强奸好了,到时候看谁还会要这个骚货。宁安安得意的笑起来,拍手叫人把自己养在後院的两只猛犬牵了过来,虽然不在发情期,但是手边的春药还是有的。於是她令人多喂那猛犬几颗药後,让壮实的嬷嬷将宁瑶瑶放到後殿的长凳上,分开她的长腿露出小,好让发情後的巨犬狠狠死这荡妇。牋牋门从外面反锁起来,不一会里面就听见了狗的嚎叫,女子的呻吟哭泣和闷而急促的啪啪声,宁安安在外面喝着甜羹嘴角边带着一抹笑,怪不得娘最喜欢把勾引父亲的女人让家里的几条獒犬上了一遍後就能拿到休书,再卖去窑子,想到那种碍眼妖媚的女人被糟蹋後全无人样的情景就叫人心情舒畅啊。她想着宁瑶瑶像宁恒的娘那样被大狗拖着满地爬,等结束後肚子里全是血水,夫家脸都没露就丢下了休书,最後就被丢去当军妓,不,下面都烂了做妓都没人要,那就直接丢到乱坟岗里去吧。牋牋等肃帝到了後有什麽状况顾至恩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一定想象得到当宁安安发现後殿里的女子是宁夫人时会是个什麽表情。可是是谁将宁安安偷出皇扔在了外面倒是个问题,他笑了下,有什麽关系呢,自己只要守好瑶瑶就可以了。牋牋次日早上,宁瑶瑶窝在三爷温暖的怀里睡得香甜,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熟睡着,而外面的宁安安在後半夜时被另一拨乞丐带走了。牋牋最早醒来的顾至恩,他低头去亲瑶瑶的脸,带着睡意的嗓音有些沙哑:“乖,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再睡会。”牋牋“恩。。”瑶瑶闭着眼应了声,裹着顾至恩的外套暖暖地继续睡着。牋牋朦胧中有只宽厚的大手在她的头发,耳朵,脖子,背脊一直到她的臀部。惊人的热度透过衣料熨烫在她身上。瑶瑶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三爷!牋牋她睁开眼就立刻撑起身子,因为刚睡醒的身体那没那麽灵活,动作颇有些晃动,男人还出手扶了她一把。牋牋她已经不在大佛里面了,现在的地方似乎是间茅屋,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难道自己在山里?仿佛是印证了她的想法一样,耳边响起一个低沈的男声:“难道是大佛显灵了麽?居然送了这麽个小美人。”牋牋宁瑶瑶这才看向那个掳走自己的大汉,男人满脸络腮胡子, 右眼带着黑眼罩,剩下的左眼闪着高深莫测的光芒。这个男人身形高大壮实,几乎挡去了门口的所有光线,布旧裳下是几乎要绷破衣裳撑露出来的结实肌,瑶瑶在他的注视和身形的压迫下忍不住往後退了些,那大掌却一把按住了她的小脚轻易就抓握在手心里。牋牋“啊。。你放开呐。。。你是谁。。”瑶瑶感觉自己就像是黑熊跟前的小白兔,这种力量悬殊的对持让她非常不安。牋牋“这话该是我问你才是。”男人慢条斯理的拉着她的腿将这个想要远离自己的小女人拽进了怀里,瑶瑶在他怀里拳打脚踢对这个人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兄弟们抬爱,叫我一声虎爷。来,跟我说说你是怎麽跑到我的小金库里去的?”牋牋自称虎爷的壮汉一手就将瑶瑶牢牢困在自己怀里,另一手却探进她的衣服去那两只子。蒲扇般大而糙的手掌满是老茧笼住了一只玉桃後就时轻时重的揉捏起来:“恩,好嫩好软的子。。。你许了人家没?”牋牋男人本不在意瑶瑶是怎麽出现在自己地盘上的,低头咬着美人儿的耳珠把热气都喷在她耳里,瑶瑶又怕又羞,整个人都一时使不出力气,只能看着自己的饱在陌生男人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轻声拒绝着:“别,求你放过我啊。。恩。。。我有夫君的。。。我还要照顾我的宝宝呢。。。嗯啊。。”牋牋听到了夫君这个词,男人低笑起来,膛的震动让瑶瑶的双抖得更厉害了。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对不起啊,昨天网太卡不知道怎麽回事居然没有贴上来。现在应该可以了牋牋☆、三十二 “骑”人之道(下)牋牋三十二 “骑”人之道 (下)牋牋男人听了瑶瑶的话兴致徒增而开始用两个手揉捏那子:“成了家的才好啊,不娇气又耐。听说生过娃的肚子更结实,怎麽捅都没事,等会叫我来试试。不过,小美人先让爷看看你还有没。”牋牋说着男人将瑶瑶扳向自己,低头一口叼住了那小小的头吸起来。瑶瑶惊呼一声伸手去推前那颗大脑袋,可是本没有用处,那男人大张嘴巴几乎把半个子都吃进了口里,又大又厚的舌头灵活的舔扫着头,等喝空了一只後,男人才抬起头,不顾瑶瑶挣扎就这麽用力挤她另一只子让白的汁进自己嘴里。牋牋虎爷舔着嘴角,满意的看着乖顺起来的小美人,肆意玩弄起她的双,哑着嗓子说:“忘了你的夫君吧,虎爷会好好疼疼你的,等回了青云寨你就当我的压寨夫人。至於你的娃,反正路上的时间多,我们再生个就是,你说好不好?”牋牋“不。。别这样,虎爷。。。恩。。。恩。。。唔。。”瑶瑶听到压塞夫人,不由花容失色。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从虎爷怀里挣脱了出去就想往外跑,没两步就被男人拦腰抱住按到了墙边的窗台上,一尺寸和热度都见所未见的硬就这麽猖狂得顶在她双腿间,隔着两层衣料烫呼呼的摩擦着她的小,把那儿挤出了好些水儿。牋牋“想跑也要等你把虎爷我伺候舒坦了。。。”说着男人一把扯下瑶瑶的亵裤,将她半个人推出窗框,屁股高高翘在窗台上,分开了雪白的瓣後拿着大摩擦着女子娇嫩的私处。瑶瑶半悬在窗外,除了拉住窗框和男人的大掌本没有着力点,长腿已经被男人健壮的大腿分开压牢,那炙热的烙铁如一只猛兽在花外徘徊着,不时抵上那儿钻进大半个头引得她连连颤嗦。牋牋“小美人怕什麽,看看抖得你子都甩起来了。”男人像耐心的捕食者逗弄着到手的美丽猎物,修剪过的指甲夹住了那小头,当瑶瑶颤抖时那儿就被拉扯着,带来一阵阵快感。牋牋“恩。。虎爷。。。饶了我啊。。嗯啊。。不要。。三爷。。三爷救我。。。”瑶瑶的下面已经开始湿哒哒的吐水了,在这里她能依靠的只有三爷了。。牋牋“真的不要?”男人上下其手的着她的背,大腿还有雪白的臀部,低声问着。牋牋“不要。。放开我。。。” 瑶瑶的小腿还在奋力蹬着。男人却真的放开她,还把她抱了下来。牋牋虎爷抱着瑶瑶席地而坐,他看着怀里微微抖着,美眸里满含水雾的小女人,低头去亲她:“真是个水做的人,好了不哭了。乖,不吓你了,我是顾至念。三哥有事出去就叫我来照顾你段时间。”牋牋顾至念说着拢上了瑶瑶的衣服,可是大手还是停留在她的子上。牋牋“四,四爷?”瑶瑶诧异的看着这个比顾家另外三个都要更魁梧的男人,惊讶极了。牋牋瑶瑶的表情取悦了男人,他笑起来,放过了那对饱,从怀里取出温热的包子给她,“三哥说了等你醒了先吃早饭,还要我盯着你吃完为止。是不是你老挑食啊?”牋牋“才没有!”瑶瑶老老实实的开始吃包子,至念还不时递给她水袋让她润润嘴。牋牋虽然满脸络腮胡子,但是瑶瑶从他蒙住的右眼和身形上还是勉强看出了四老爷的模样。给老祖宗服丧时,四公爹回来过。那时她正和扶摇夫人在後院里晒书,就见到个大块头一阵风似的进来,将扶摇夫人一把扛上肩头就往外走,嘴里哼哼着:“不就是不能上床麽,换个地方不行?老子都要憋软了。”牋牋扶摇夫人笑骂着去捶那男人的背,他只好换成抱小娃娃的姿势,抱着她出去,临出门前才勉强扫了眼宁瑶瑶,眼睛落在她前才满意的点头:“阿礼眼光不错, 阿虎他们会喜欢的。”牋牋等等?阿虎?瑶瑶之前还没懂公爹的意思,不过现在想来,难道阿虎是四爷的名?牋牋“你笑什麽?包子很好吃吗?”顾至念疑惑的凑过来小小的咬了包子的一角,吃下去:“味道很普通嘛。”牋牋“阿虎,要不要也来一个?”牋牋瑶瑶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大男人瞬间黑了脸,像只炸毛的大猫一样瞪着她:“虎爷,叫虎爷!!!啊啊啊,你是怎麽知道的,气死我了,一定是那臭老头说漏嘴了。 ”牋牋瑶瑶笑得歪东倒西:“阿狐,阿虎,哈哈哈,婆婆取的名字真可爱。”牋牋四爷哼哼着任由那小女人捂着肚子笑倒在自己怀里, 那里还有刚才调戏良家妇女的土匪头子样。牋牋“四爷,四爷,那三爷的小名呢?”瑶瑶拉着男人的袖子摇着。牋牋“好像,恩,叫阿豹。。”牋牋果不其然,小女人又是一串清脆的笑声:“哎呦,四爷。。给瑶瑶揉揉肚子啊,笑死我了。”牋牋温顺的大型猫科动物伸出爪子在瑶瑶柔软的小肚子上轻轻揉着,脸上却明明白白写着我不高兴了快给我顺顺毛。瑶瑶笑够了才从四爷的怀里起来,乖顺的环住他的脖子好好亲了番,吻落到男人丰厚的唇上用舌尖舔了舔,一大舌伸出来勾住了那小香舌拉进嘴里亲热起来。等这个缠绵的吻结束後,男人脸色稍微好看点了,不过也寸进尺起来,搂着瑶瑶扯起她的衣服,想要那子。牋牋似乎顾家的男人对於饱满的双都有着无限热爱,瑶瑶和扶摇夫人一同洗澡时就好生羡慕过她的那对滚圆饱满的玉桃。 扶摇夫人轻笑着安慰她:“傻孩子,你要是叫男人多了就会觉得顾家男人玩起来可不一样呢。那可是顾家祖传的手法哦,等时间长了你就尝到好处了。”牋牋瑶瑶乖乖靠在男人怀里,享受着两只大手颇有技巧的揉捻,她低头看着自己日愈胀大挺翘的双,突然想起来:“阿礼呢?阿礼的名就叫这个?”牋牋“狸!!是狸!!!明明是狸猫的狸啦。娘好偏心,大哥的名字听着像谐音一点都没关系,为什麽我们的都这麽难听!”男人再次炸毛。牋牋“不难听啊,感觉好可爱,都是毛茸茸的呢。”瑶瑶伸手去四爷的脸,熟练地替他顺毛,嘻嘻,跟二爷一样好哄的呢。牋牋“是吗?”四爷语气缓和了点,低头蹭她:“那我允许你以後在床上这麽叫我,现在只能叫虎爷。要是在床以外的地方叫我名,那就是在暗示我将你就地正法。恩,知道什麽事就地正法吗?”牋牋说着,男人挺腰把那始终没有变软迹象的大家夥在瑶瑶腰上顶了顶。牋牋瑶瑶却是被那光凭感觉就知道相当惊人的东西给顶酥了身子。之前不知道他是四爷时,只是一味的害怕,而现在,她害羞的想其实自己有点想尝尝那东西呢。牋牋“我记得刚才嫂嫂留了好多水啊。来,叫我瞧瞧干了没。”四爷只给瑶瑶拢了衣服,却没给她穿裤子,所以轻易就掰开了那修长笔直的双腿看见那里一片晶莹润泽,正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淌呢:“好湿。。。嫂嫂的小屄一直在吐水啊。想不想四弟的大塞进去给你堵堵?”牋牋“。。恩。。。”瑶瑶红着小脸嗯了声。牋牋“我听不见,再说一遍。。”四爷边说边将长的中指缓缓了进去,微微勾起指头捅弄打转着:“说,想不想吃四爷的大?”牋牋“想,瑶瑶想吃虎爷的大。。恩。。别扣啊。。。”瑶瑶被四爷挑起了情欲,扭着屁股去蹭那只大手想减轻点体内的瘙痒。牋牋“快说哪里想吃?”牋牋“是瑶瑶的小浪,在被虎爷手指的小骚洞啊。。。恩。。那里。。。用力。。。嗯啊。。。啊。。哈。。。嗯啊。。”瑶瑶挺着腰去套弄那触到自己里面那处软的手指,就这麽小泄了一会。牋牋“恩,小娃,怎麽一手指就能喂饱。。。来我的宝贝,过会儿他会叫你爽得直哭的。”男人把手掌上的水都抹到自己阳具上抓过瑶瑶的小手按在上面揉搓着。他看着自己紫黑的阳具令瑶瑶一手都握不住, 忍不住问她:“我的大还是哥哥们的大。恩?”牋牋“你的大。。。虎爷的是我见过最大的。。。”瑶瑶媚眼迷离的看着自己手里那烫得几乎握不住的阳具,心底有个声音在喊好想让它捅到自己肚子里去啊,烂自己的浪吧。牋牋“嗯。真乖。。。”四爷满意的亲了亲她:“来,让四爷好好疼疼你这个一身骚劲的小嫂嫂。”牋牋他将瑶瑶转向自己,托起她的小屁股让那直直挺立的大顶上瑶瑶的花:“来,小骚货腿再张大些,自己扒开那小浪,让爷好好死你。”牋牋宁瑶瑶腰骨柔软,依言努力分开着两腿,开始还只是用两指撑开了湿哒哒的小,可是那本连头都进不去,她只好用两只手去拉开那叫这粉嫩的小嘴张得开开的。牋牋“哦,不。。太大了。。恩。。。虎爷。。别。。太大了。。。吃不下的。。”才撑进一个头,瑶瑶就仰着小脸尖叫起来,花鼓鼓的胀着,明明觉得就要绷裂了那粉却只是紧紧咬着而已。牋牋“快,快分开那骚洞,我忍不了多久的。”四爷也好过不到哪里去,进去的头部爽到不行,可是露在外面的部分却叫嚣着要赶快进去。牋牋如今是箭在弦上,瑶瑶只得一手揉捻着自己的小珍珠,好分泌更多的水,一手扶着男人越发胀大的阳具缓缓往肚子里送。牋牋男人也是青筋暴起,却不肯出来,一点点推开死死绞紧的壁往里面挤,一直顶上了最里面的小嘴,而外面还露着一段怒涨的:“恩。。再塞。。嫂嫂真紧啊。。。啊。。。好舒服。。。再塞。。恩。恩。。”牋牋感受到那张小嘴越来越热情的挽留後,男人足有小臂长壮硕的阳具就这麽拱进去了一大半,瑶瑶张着嘴大口呼吸着,她觉得自己的下身的饱胀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承受,不由的哭闹起来:“啊啊啊啊啊。。别啊。。。虎爷。。求你出去。。饶了瑶瑶。。要坏了的。。。恩。。。太大了。。。嗯啊。。。”牋牋四爷见自己每往里面挤一下,那嫩就要狠命的绞着自己,嫂嫂更是嗓子都哑了,才确认实在是不进去了。只好就这麽着瑶瑶下体,不过他站起来将嫂嫂放到窗台上,方便自己站着干她。牋牋乌黑的铁缓缓抽出再深深得入,顶上里面的小嘴後就退出来点然後狠狠顶上去。瑶瑶挨了这般顶弄已经是哭叫连连,那越来越高的温度,叫她觉得自己的肚子里有团火焰在烤一般。大腿已经是一字打开了,脚踩在窗台上,因为四爷的超大号本没法合拢一点点。男人结实的腹部不是撞上自己的肚子发出啪啪声,他有力的手臂是她唯一的依靠,叫她紧紧抓牢着,张着的小口里是被撞得支离破碎的吟叫和求饶。茂林间的小竹屋里,窗台上被男人狠干的女子,如风雨中飘摇的花枝一般,黑发披散如同杨柳垂绦,两团雪晃起白的波浪。牋牋男人天生就是会干这事的,自从开始挺腰抽起来,就懂得去找自己舒服的姿势,而那些姿势也最容易叫女子们得到无上的快感。四爷喜欢上的是乘骑式,此时他已经捅进了瑶瑶的子里,在里面大力搅动着,顶着那平坦的小腹上时不时就隆起一包四下游动着。如同骑马一般压在少女的娇臀上一下一下狠狠钉入她娇嫩敏感的子,扶着女子细腰的手还用力按压着她的小腹,内外一起刺激着瑶瑶的敏感点。在几番高氵朝後的瑶瑶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是张着小嘴娇啼莺唤得来纾解那极大的快感,等男人滚烫如沸水的喷满整个腔时,她狠狠的抽搐着晕了过去。牋牋等再一次醒来,她头上扣着斗笠,光着身子罩在黑色貂袍下,发烫得紧靠着一具充满力量和热度的雄身体,一只子被埋在袍子下的大手握住揉着,下体竟然还羞耻的含着那, 被死死堵住的子里面是鼓胀的水。牋牋此时的两人正骑着马在官道上,随着马背的起伏,那还在小幅度的转动顶弄,随着身子的上下抛落,交合处更是不时被马毛刮扫,肚里的浓浆还不停翻滚,瑶瑶难受得哀叫起来,男人低头咬她的耳尖:“宝贝儿终於醒了。被骑的感觉好不好?快说,你是虎爷的小母驹,天天都要虎爷骑,要我狠狠死你。”牋牋男人夹了下马肚子让这匹高大的战马快步走起来,马背的颠簸和男人刻意的顶弄让瑶瑶立刻抱紧了四爷结实的腰腹,感受着下体壮有力的抽动和紧胀激烈的快感, 娇声应着:“我,我是虎爷的小母驹,嗯啊。。恩。。。天天都要人骑,恩。。恩。。。要被人狠狠的。嗯啊。。啊。。别。。。别。。。”牋牋四爷突然一鞭抽在马臀上就让这匹千里马撒腿跑了起来,怀里女人的连连尖叫被男人餍足的大笑和猎猎风声撕碎成了缥缈的呜咽,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哈哈,这一章够肥了。牋牋顾家四个都出场了,大家居然都还记得真真有个异族儿子呢,可惜他没在大纲里诶(顶锅盖ing)牋牋明天 三十三 压寨夫人牋牋☆、三十三 压塞夫人牋牋三十三 压塞夫人牋牋瑶瑶在马背上被上下抛落,不仅不能完全挣脱出四爷的大,反而将那吃的愈发进去了。最里面的小口被顶弄得合不拢嘴,浓浆流出来了一点又被尽数推了回去。牋牋“恩。。里面的小嘴咬得真紧啊。。再夹紧些。。。啊。。对。。。箍紧了往里面吸。。”牋牋四爷抖开袍子让瑶瑶赤裸的胴体就这麽曝露在官道上,自己坐在奔跑的马背上不需要费多大力却能把小嫂嫂的哭爹喊娘,这般欣赏了会後,他开始用力揉捏那两团子,拧着那敏感坚硬的头上下拉扯着。牋牋“不,虎爷啊。。。恩。。别。。。会有人的。。。。嗯啊。。。”瑶瑶从未在路上,在马背上野合过,一想到如果有人驾车或骑马经过这里,看到自己这副样,她就经不住紧张的收缩着下体。牋牋“有人来不是正好麽,叫大家看看你这荡饥渴的模样。 这样是不是很刺激,你的浪咬死我了。。。恩。。。感觉到我的在你没?”牋牋“别啊。。。恩恩。。。别这样啊。。瑶瑶的浪要被四爷撞坏了啊。。。”牋牋“说!你的骚屄被干开口了没?”牋牋“开了,被干开了啊。。恩。。恩。。。”瑶瑶的羞耻已经被快感代替了,只能无意识的跟着四爷说,还不时娇吟呜鸣。牋牋“说,说我在干什麽!快,细细的说出来。”男人拍打着那滚圆的玉桃,刺激得瑶瑶连连挺腰。牋牋“呜。。四爷在干瑶瑶,干瑶瑶的浪啊。。。。恩。。。恩。。。得太快了啊。。。恩。。。逼都被干开口了啊。。。啊。。。啊。。。四爷饶了瑶瑶啊。。。。”牋牋“继续,开了骚屄要干什麽?说!”牋牋“啊---要把都给瑶瑶。。。弄大瑶瑶的肚子啊。。。恩。。。啊。。。别。。。。啊啊啊啊。。”牋牋四爷的尺度把握得很好,当他勒住缰绳,骏马直立起来时,正好将瑶瑶顶送到高氵朝,同时第五次将浆灌了进去。他满意的着她隆起的小腹,按到了自己长的一条硬物堵在里面,他搂着瑶瑶在停下的马背上,安抚着高氵朝後的小女人。牋牋“全都吃进去了没?”他低头亲着神智迷离的瑶瑶,揉着她的肚子。牋牋“恩。。都吃掉了,满满的。。好烫啊。。”瑶瑶软绵绵得靠在四爷怀里哼哼。牋牋“嫂嫂真乖,想不想每天都被四弟滚烫的灌得满满的?”牋牋“恩。。想。。瑶瑶每天都想被四爷灌。。。灌满肚子啊。。。”牋牋“宝贝真听话。。”四爷满意得低头吻住了小女人的樱唇,缠绵的亲了好一会才放开。牋牋临近傍晚,顾至念才放过瑶瑶,在一处树林的小水塘边让她排出了已经被吸收得如清水一般的,还在小泉边替她清洗的身子。 寻了避风的地方,生了火,再拿出干粮来分。软一些的大饼,清水和干都被他塞给了瑶瑶,自己则啃着干硬的馒头,不过这样做还有有些福利的,因为心软的小嫂嫂不会介意自己不时抓过她的子咕咚咕咚喝上几口来解渴。一路上四爷都没动过水囊,瑶瑶感到水满了就会细声细气的要男人给吸吸。牋牋四爷就停在路边,将嫂嫂的雪整个露出来先好好爱抚揉搓一番,见到头硬得想颗石子了,才低头含住头喝起,还用牙齿轻轻咬着那头,惹来女子的阵阵低呼。瑶瑶没有合体的衣服,一路都想只受惊的小兔子老老实实躲在男人怀里,由着他不是伸个大掌进来四下着。牋牋这般走了四五日才拐入一片密林里,又是两三日的脚程两人进入了一座高山山脚下的一处溶洞,人为打通的路依旧如迷一般叫人头晕,待终於出走来时,瑶瑶惊讶的发现他们站在一处开阔的高台上,平坦的路顺着山势通向山谷,在群山环绕间的谷底竟然有着一亩亩良田,水渠如镜,农舍连绵,炊烟嫋嫋。这里是世外桃源吗?牋牋“啊!他们在。。。”瑶瑶突然看见一处较近的农院里,三个大汉围住了一个女子,将她的衣裳统统扒光後按在了一个长凳上,依次着她的小。那女子似乎已经习惯了,半撑着身子由着男人们玩弄着双和屁股,而在肚子抽的男人则握住了她的细腰。牋牋“那是阿诚兄弟和他们的夫人。”四爷自後面环着瑶瑶,骑着马下山,将这里的故事娓娓告知。牋牋此处换做青云寨,是老祖宗经历了丧子之痛後,亲手建起来的。这里的男人都曾是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将士,退役後却因为战事连年而无家可归,或落下残疾。而官府给的那些钱本不够他们生存治病,於是很多功勋卓着的战士在为这个国家献出自己大好年华後被无情抛弃,成了街头无所事事的乞丐。牋牋老祖宗在寻找失踪的儿子时看到了那些曾经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少年们现在变得如此落魄无依,就专门寻了此处山谷让他们隐姓埋名却有了安身之所。 後来这里陆续开垦了田野,种上果树,定时会有人把东西运到集市上去换了钱,生活开始一点点被改善。而要男人们振作起来,就要给他们一个像样的家,得有女人有孩子才行。牋牋而普通人家的女儿是不会嫁过来的,来到这里的女人都是那些被流放的罪臣家眷,其中不乏一些容貌品行都上乘的贵妇和闺秀。 在她们被送到军营後,就会有人调查她们的品行,情和经历,选出适合送入青云寨的写入名单。 因为不能直接带走她们,所以头个月还是在军营里被鸨母教着如何当军妓,如何张腿服侍男人,伺候那些军妓们,暂时不接客。一个月结束後,在开始接客前,就有专门的人私下来找她们,允诺了只要自愿来给这里的男人做共妻,为他们生儿育女,决不逃跑就可以不入贱籍不接客。牋牋被选上的姑娘妇人都是念过些书,了解自己处境,识大体识时务的人儿,经历了一个月的挨打挨骂和耳濡目染,对这跟整日里被不同男人轮番发泄弄的生活几乎绝望得要认命时,能有这麽一个机会自然是要抓住的。於是每三年都有十来个女子被秘密送入青云寨,按情品格送给适合的人家做夫人。牋牋年老的人们会陆续搬入靠里面的山谷深处,外面有着防御作用的院落都交由年轻人住。男人们往往是兄弟和挚友三五个住一个院子同娶一个女子,平日里男人就下地干活,女人们就在家里烧饭带孩子,缝补衣服什麽的。因为有很多原本就是母女或是同宗的姐妹,所以也会找时间聚在一起说说话。如果有几户男人们感情好,征得了妻子同意也会换上几日尝个鲜。他们并没有那麽看重子嗣的血统,对於自家女人生的孩子都一视同仁,有的若是不能生也会收养战争里的孤儿。牋牋这麽说着,两人就到了村口。那阿诚兄弟就住在村口,也是最早看到这两人的。因为顾至念只盖住了瑶瑶的身子,所以眼尖的老三立刻发现虎爷怀里有个女人,就扯着大嗓门喊起来:牋牋“弟兄们!虎爷把嫂子带来了!都出来见嫂子啊!”牋牋这边话音未落,道路两边,田野上呼啦啦就出现了好多男人,大都拖儿带女还不忘牵上自己女人,一声声嘹亮的“嫂子”,一张张真诚的笑脸,瑶瑶虽不害怕,但还是有些羞涩的窝在了四爷的怀里。牋牋四爷的房子是居中的一套,外面看着跟其他人没有什麽不同,最大的区别估计就是只会住他们这一对男女了。顾至念将瑶瑶放到内屋的床榻上,取过被子给她盖上低声说“待会方娘子她们会来照顾你,我先出去办点事,乖乖的知道吗?”牋牋“恩。”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国庆假一放,手头积了一堆工作,明天可能会停更一天。忙的头都晕了实在理不出思路鸟!!牋牋☆、三十四 猛虎嗅蔷薇牋牋三十四 猛虎嗅蔷薇牋牋果然,四爷离开後不久,方娘子就带了两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过来,她们先轻扣了门才悄声推开门後缓步进来, 礼数周到得体,想来都是官宦人家府里出来的女儿。瑶瑶因为没有衣服穿所以一直裹在被子里不好起身相迎,看着三人姿态优雅地端了热水和衣裙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瑶瑶刚来就给几位姐姐添麻烦了呢。”牋牋“秋露夫人不必这般客气, 顾家是青云寨的恩人。我们不过是帮了些小忙而已。我夫家姓方,大家叫一声方娘子,姐妹间唤我云娘就是,需要什麽都同我说就是。这两位是邻院乔家的,青衣的是姐姐锦娘,蓝衣的是妹妹绣娘,若是闷了也可以找她们说说话。”牋牋方娘子年约二十六七,端庄温柔,说话做事都极有条理:“来,趁着水热,我们帮你擦洗下,好换套衣裙。四爷跟男人们去商量事了,估计得中午才回来。”牋牋说着就走到床边打算把被子拿开。牋牋“不,姐姐,瑶瑶自己来便是。。”宁瑶瑶紧紧捏着被子,小脸微红。她实在不习惯在不熟悉的人跟前光着身子呢。牋牋“也好,那我们在外面等着,有事说一声便是。”方娘子很是体贴,便带着那对双胞胎姐妹出去了,替她带上门在外守着。牋牋这里女子们的装束虽然料子颜色各有不同,都是一样的艳丽华美,好穿好脱。外面就是一件长及脚踝的袍子,剪裁出了衣襟和裙摆,用腰封一固定外面看着就如穿戴了整套繁复衣裙似的。衣袖宽大,领子略松,腰腹上裹着宽绸带显露出纤细平坦的好身段,同时又托高了双,一个个都似翩飞的蝴蝶一般动人。然而在里面除了一件抹就什麽都没了, 一抬手一拉裙子, 皓腕玉足就若隐若现,勾得人心痒。可是亵裤呢?是。。她们少给我了麽?牋牋瑶瑶红着脸走到门边,低低说:“方娘子?”牋牋门外立刻有了回应:“妾身在的, 夫人可是需要什麽?”牋牋“姐姐唤我瑶瑶便是了。 这衣服里没有亵裤,是少了麽?”牋牋“啊,不是的。 我们都不穿的。”方娘子的回答带着笑意,“妹妹晓得的,男人们都是急子, 一天到晚没个停歇,穿着总是要麻烦些呢。 很多娘子索连肚兜也不着的,所以我们只寻得见这肚兜了。瑶娘若是要,我让姐妹们给你新做几套可好?”牋牋“别, 不必了。”瑶瑶说着打开了门,眼睛却忍不住看向她们三人的装束:“你们也都这般穿麽。”牋牋方娘子点头:“我那三个夫君下手没轻没重的,连衣服都给撕坏了好几套。说句不害臊的,平日里若是不出门, 我都不愿穿衣裙了,披件男人的旧袍子多省事。”牋牋锦绣姐妹也掩着小嘴笑:“可不是,男人们真真坏死了。。。”牋牋女人们虽然嘴上数落男人急色的模样,可是眼角眉梢都带着丝甜蜜,显然夫君们个个勇猛很叫人满意。牋牋除了扶摇夫人,瑶瑶还没有和其他一妻多夫的妇人们交流过关於男人的经验呢。她喜欢男人们给自己带来的那些激烈快感,却也不愿只是一味索取,她已经发觉自己的主动会让男人格外兴奋。之前向扶摇夫人学了这麽多,只对宁恒小试牛刀就已经很有成效了,可惜夫君们都是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将她折腾得软绵绵本没给机会施展呢。牋牋宁瑶瑶绞着衣角向几位姐姐虚心求教,三个女子纷纷对瑶瑶的贤惠赞不绝口,云娘拍着手说:“这个主意好啊,我改明儿问问其他姐妹的意见,多学点可以增进夫妻间的感情呢。”牋牋锦绣姐妹再一旁也是连连点头,於是四个人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牋牋当四爷拎着中午的饭菜回来时,看见方娘子她们个个笑吟吟的欠身告退还别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他倒是很纳闷,奇怪了?今天我没给她们男人加餐啊。牋牋毕竟都是行伍出身,男人们引以为豪的就是野牛般的一身结实肌,可是当有了女人後,那身就开始满满变软变少了。看不下去的四爷要求他们重新按照军规开始天天晨练,还时不时加顿餐。一般加餐後的男人晚上就不得不和心爱的女人分床睡了,因为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万一挑起了火又灭不了岂不是太打击自信了?牋牋所以一旦加餐後,次日早上当四爷路过各家院子就会看到女人们投来的幽怨小眼神, 一直等到这天晚上男人们重新生龙活虎了, 她们才会又恢复了柔静的神色。牋牋然後不等四爷思索出那个不同以往的眼神的背後涵义,瑶瑶已经迎了上来,亲亲热热的挽着他胳膊柔柔的叫一声:“四爷~”听得顾至念全身骨头都微微一酥。什麽眼神啊哪里有这个香软的小嫂嫂更叫人日思夜想呢?牋牋“来,宝贝儿,饿了没?”他揽住瑶瑶的小腰往饭厅里走。然後把饭菜拿出来摆上桌,瑶瑶本想帮忙的,男人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低头亲她的额:“乖, 饭菜烫的,我来就是。 你就乖乖抱着我的腰吧。”牋牋瑶瑶依言整个人贴上了四爷宽厚结实的後背,拿小脸去蹭着棉料,嗅着熟悉的气息。四爷的身子好结实,散发出的气息能让她觉得好安心好暖和。牋牋“来,吃饭。”不等顾至念坐下想要搂过宁瑶瑶,美人儿就主动爬上了他的大腿乖乖做好。男人挑了挑眉,也不多说,就这麽抱着瑶瑶一人一口的吃起来。牋牋等收拾掉碗筷,顾至念将瑶瑶举到窗台上让她坐着,着她的小脸问:“等会是不是要午休?”牋牋“嗯。四爷不睡吗?”瑶瑶不知道为什麽四爷怎麽喜欢让她坐在窗子上,但是这样一来她倒是不用仰着头看他了,脖子没这麽酸。牋牋“以前没睡过,现在躺下来也睡不着。”嫂嫂的小脸好软好滑啊。牋牋“那陪人家躺躺麽,一个人睡冷~”少女像猫咪一样在他掌心里蹭,软软的嗓音在末尾出微微上扬着,像只小手在男人心头轻挠。牋牋“是吗?”男人低头将少女的鞋袜脱去,把那嫩汪汪的脚丫合拢在掌心里捂着:“是有些凉。不过谷里还算暖和,最冷也就现在这样。来,我们上床去歇会。”牋牋等四爷把小女人抱上床,就坐在床边帮半跪着的瑶瑶解衣服,当那腰封和衣袍一脱,顾至念猝不及防的被眼前饱细腰,雪肤红唇的赤裸美人给眩晕了头脑,他拿着那件袍子呆呆站着,开合了几下嘴只说得句:“怎麽里面没穿。。。”牋牋“阿虎,”瑶瑶主动抱住了四爷,樱花似的粉唇吻上了男人的嘴:“阿虎,我要。。。”牋牋早在听云娘她们传授时下面就有些湿了,闻着男人的气息被他细心的照顾着,那儿的水早已多得都濡湿了大腿内侧。牋牋男人回过了神,大手着翘臀顺着曲线滑进那花沾了一手的花露,又抽出来将汁尽数抹在了瑶瑶光滑的大腿上。美人儿敏感的一颤,在他耳边低哼了一声,顿时男人的嗓子干哑得几乎不可言语:“告诉我你要什麽?”牋牋“瑶瑶的浪都是水了啊,唔,好想四爷的大狠狠她,”瑶瑶的嘴已经落到男人的颈部,张嘴含住了他的喉结拿小舌轻轻舔了舔那儿,男人的喉咙发出吞咽声,喘着气。他显然在努力遏制自己的冲动,声音哑得仿佛是从腹腔深处挤出来的一样:“想要就先脱了爷的衣服。”牋牋瑶瑶胡乱扯着男人的衣裤却只是拉开了大半露出男人麦色的结实膛,原来不仅是女人,男人的半遮半露也叫人迷乱,她低头亲那散发着令人陶醉气味的体,忍不住张嘴去咬,好结实好有韧啊。牋牋终於扯掉了四爷的衣袍顺手丢在地上,再接再厉去接扒裤子。可是那裤带的结好难解,瑶瑶象只焦虑的小兽恨不能用上牙齿去咬。牋牋“呜。。四爷。。”美人儿水汪汪的眼睛求助的看向男人,花那里水已经泛滥成灾,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在里面爬一样,痒得她不得不交叉夹着大腿想去缓解。牋牋男人大手一扯就撕掉了自己的两条裤子, 弹出来的壮阳具立刻被瑶瑶紧紧握在手里时轻时重的揉搓起来,生怕一松手就不见似的。牋牋“嗯。。好大好硬啊。。。”瑶瑶大眼迷离得看着那跟叫自己快乐到天上去的大宝贝,跪伏在四爷张开的长腿间,低头只含住最敏感的顶端拿舌尖在上面划着。脑里努力回想扶摇夫人的指点,要舔那铃口的小孔,现在周围打转再努力把舌尖伸进去。牋牋“嗯啊。。”男人忍不住抓紧了身下的床单,绷紧了身子。牋牋就是这个反应!嗯,结合下云娘的法子吧,她教的是什麽?对了,是用牙齿轻轻刮那头,像削果皮一样自上而下的刮。牋牋“唔。。嗯。。。。。”四爷死死靠在床柱上,可是那种从未经历的快感还是让他的呻吟从唇齿间泄露出来。牋牋瑶瑶算是理解为什麽男人们都爱听女人叫床了,那声音绝对是种鼓励,让人想看着他(她)堕落沈沦。瑶瑶反复的用舌齿刮舔顶弄, 四爷勉强适应了些,还是会因为那时轻时重的刺激哼哼着,却不敢开口,生怕自己张嘴就会像个娘们似的叫床起来。牋牋在他见自己守住关而放松警惕时,瑶瑶照着扶摇夫人的绝招,先悄悄吐气後用小嘴嘬紧了头让柔软湿热的口腔安抚着男人敏感的顶端,然後在他放松享受时,狠狠地吸骨食髓般的一吸。牋牋“呃啊。。。啊。。。。啊啊啊。。。”四爷整个人骤然後仰,猛的挺腰,双腿将瑶瑶紧紧夹住,一手紧捏床单时还不忘用手按住跨间的那个脑袋,不许她松开口。 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都冲到了下面,身体深处的悸动跟着汁如潮水般喷涌到了被女人含住的那个出口,激烈得着。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是他自己不能达到的,本以为之前在马背上的欢爱已是极致,然而这次远胜过往。牋牋瑶瑶也能觉察到嘴里那突然胀大的硬物在喷时不住的颤抖,仿佛不能承受这样的对待一般。她小心的收着双颊将那些浓浆都含在口里,不时用舌尖用力舔着铃口在小眼四周转着,使得那又抽搐着喷出了点白,一直等那完全软下来了才吐出它,微开着满是浓的小口看向高氵朝後仰靠在床柱上,大口喘息的四爷。牋牋被自己女人用小嘴就吸到还叫了床,这对威名在外的四爷来说是件略显狼狈又颇为得意的事。他赤红着双眼看着小女人张开满含自己华的小嘴,凑到自己跟前来叫他欣赏,他很想让她咽下去,张嘴却口干舌燥的发不出声。牋牋瑶瑶困惑的看着他张合而无声的嘴,不知道他想让自己做什麽。但是她想到了扶摇夫人的另一招一定会让男人满意的。於是她伸了两指进口里挖出一些,抹在了已经嫣红挺立的头上,挺着在男人眼前用两食指玩弄拉扯着自己发痒的头,然後再从嘴里弄了点出来塞进了自己的花里,伸手捅进去抽着,还不时揉着自己的子娇吟媚哼。牋牋男人看着侧坐在自己大张双腿间的吸妖女,风骚勾人的挑逗着自己的极限,膛剧烈起伏着, 恨不能立刻就把她就地按在身下给狠狠办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四爷显露出他身经百战的大将之风,面对敌人的百般挑衅沈得住气,耐心等待着士兵们重新集结振作神,无声地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般的反扑。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重写两遍才有了终於满意的一篇了~~浪费了好几千字,呜呜呜。。。牋牋题目的猛虎嗅蔷薇原本我喜欢的是字面意思,而且也很符合虎爷啦,可是等写出来,反了有木有!!牋牋好嘛,这句话取自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萨松的“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可以勉强理解为人心有强硬和柔和的两面(其实我更想说是S和M。。。), 那麽就喻意着瑶瑶也会有征服的欲望,而四爷一颗享受被蹂躏的心吧。。。。当然这一切都是暂时的。。。牋牋下一章 三十五 “将”心独“孕”因为越到结尾我越写得慎重,往往会反复修改加工,所以即使是周六也可能单更,具体时间和更新章数明晚会写哈。牋牋☆、三十五 “将”心独“孕”牋牋三十五 “将”心独“孕”牋牋瑶瑶其实还是第一次这麽弄自己,指尖伸入体内的感觉奇怪又陌生,虽然揉着核,刮弄花径深处的软也能让她到了高氵朝,但是带来的快感却很难抵上男人烫阳具的那种饱足感。牋牋瑶瑶已经泄过一次了,小手上都是自己黏而透明的滑,她一直在留神四爷那儿,见男人喘息略止,却没有动作,心里小不安了下。自己好像忘了扶摇夫人说过这个法子要慎用,因为男人的血会让他们在先输一局後重整斗志,非得一次将女人弄到晕死为止,这可是扶摇夫人的亲身体验呢。不过,真真美人也传授了一招应对之法,虽然不能完全避免三天下不了床的命运,但是起码能在一天後下床了。牋牋这般想着,瑶瑶就整个人妖娆地靠近了四爷,那男人立刻浑身一震,虽然淡漠着看着小女人的一举一动,但是如果细心看还是能看出隐藏起来的点点紧张。要知道。他前段时间被人暗算後藏在农舍里休养好些日子,三哥可告诫过自己不可情绪过於激动,还调了束真来前线代替自己。可是在这妖面前要不激动还真是困难啊。牋牋混蛋!四爷在心里大骂着,却不可抑制的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因为此时瑶瑶一手勾着男人的脖子,把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扭着腰让丰满的房去磨蹭男人的身子,水嫩雪白的在男人麦色健壮的膛上柔柔的抚着,硬挺的头还不时刻意顶上男人的褐色头,亲嘴似的亲密摩擦着,还一面难耐的哼哼着鼻音,从小嘴里溢出一两声娇吟。牋牋而另一只小手更是大胆向了那开始有抬头迹象的,还不是从自己腿间弄来体将这特大号充分润滑,顺便让那敏感的顶端去亲亲自己的小珍珠。她挨着四爷发出愉悦的哼吟,扭着腰身上下一起刺激着男人,当手里的重新硬挺挺得立起来时,她就拿着水汪汪的美眸望向四爷,一点点把那滚烫的阳具塞进小里,嘴里好似受不住一般低声轻哼着:“恩。。。。好大啊。。烫死瑶瑶了。。恩啊。。进。。进去了。。。恩。。恩。。。恩。。。好深啊。。。恩啊。。都进去了。。恩。。。。。”牋牋男人确实已经恢复过来了,如果没有女人的主动怕是早已扑上去狠狠惩罚起来,可是计划突然被打乱後就只好静待其变。四爷开始扶着瑶瑶,看她挺腰套弄着自己的阳具,明明是轻浅的抽或是偶尔的一点深入,怎麽这个小女人就能动情发骚,洞里湿热滑腻,敏感得连连咬紧自己不放,女人们不是喜欢那种又猛又深的抽送吗?牋牋“恩。。好舒服。。。啊。。。要到了。。。嗯嗯嗯嗯。。。到了。。。。”牋牋带着疑问,一向奉行必须亲自寻求答案的四爷决定接过主动权进行试验。他将再次到达高氵朝不住抽搐的瑶瑶的抱进怀里一手按住那小屁股让她躺倒在了床上,修长的腿高架在男人肩上,悬在半空的花湿哒哒的抵着水,四爷扶着裹满白汁的缓缓送了进去,像刚才瑶瑶自己用时一般温柔的抽着,小女人果然舒服的哼叫起来。牋牋“四爷,好舒服。。恩。。好舒服。。。”牋牋满足了下小女人,算是给了开胃菜了。他开始在进去时一直顶到去亲里面的那张小嘴,再慢慢抽出来。瑶瑶已经迷失在了男人刻意制造的温柔中,并没有发觉那是个危险的信号。牋牋四爷俯身去含住那呀呀哼叫的小嘴,勾着小舌缠绵的闻着,一手托着她的腰和大半个屁股,一手轮流揉弄那敏感的头。牋牋“宝贝喜不喜欢这样?”他边说边放开瑶瑶的小嘴去用舌尖舔那硬硬的头,将她按进里,又高频率的用舌尖拨弄那儿。牋牋“喜欢,四爷再给瑶瑶揉揉子啊。恩。。瑶瑶有好多了,都是给四爷的,吸掉。。恩。恩。。都吸光。。。。啊。。。。。”牋牋就在宁瑶瑶全身放松享受男人柔情对待时,缓缓抽出的阳具突然极为强势的狠狠捅了进来撞上那放松的小嘴,使劲一顶就将那口儿拱开了口,於是整壮结实的阳具全部塞了进去,只留一对软球在花外紧贴着。牋牋瑶瑶哼都没哼一声就死死抱住四爷到了高氵朝,小身子狠狠抽搐着,那张被迫撑开的小嘴狠狠咬着那泄愤却只给男人带来更多快感。牋牋“小妖,这麽一下就受不了了?看我怎麽死你。”说着男人开始了大开大合的抽几乎整抽出来又狠狠入每次都强迫那小口容纳下自己,用那凶猛的龙首刮着娇嫩的子壁。牋牋瑶瑶的腿被交叠起来折在前,这个姿势让四爷能更轻松的一查到底,并且让女人感受到更为强烈的入侵。牋牋“不。。。四爷。。。死瑶瑶了啊。。。。。轻点。轻。。。嗯啊。。饶了瑶瑶。。恩。。。要坏了啊。。。”牋牋女人的哀求被男人自动屏蔽,他低头亲着小嫂嫂在她耳边吐气:“小骚货,乖乖让爷灌浆进去好生个大胖儿子,宁远一个人在顾家多孤单啊。”牋牋说罢就开始花样百出的玩弄起瑶瑶。让瑶瑶跪在床边自己站着,让瑶瑶两手撑着地撅着屁股让自己,让瑶瑶趴在窗台上用件衣服盖住小脸後就这麽开着窗捅她。牋牋虽然是在自己院子可是院门却是开着的,只要外面有人路过就会看到窗里探出的半个雪白身子,两团软雪上下跳动着。牋牋“别。。四爷。。。”瑶瑶有些紧张,下身缩的更厉害了。牋牋“呃啊。。。变紧了。。”男人拍打着那小屁股说,“这样是不是很刺激?来,我们到院子里去干。”说着他胡乱给瑶瑶上身裹了件袍子後依旧蒙着她的头,果然抱到了院子里。抱着她出去时,那小人儿激烈的扭动着,紧致的洞差点没把他绞出汁来。牋牋“骚货,你现在可是正对着大门口呢,这麽白的屁股都露出来了。”男人揉着少女的小屁股,挺腰三浅一深的抽动着。牋牋被蒙在黑暗里的瑶瑶听觉异常敏感起来,小腹内满满浓浆的晃荡,两人交合处咕滋咕滋的水渍声,体的啪啪声都这麽清晰,同样传入她耳里的还有大门口走来的脚步声。牋牋“别,四爷。。有人来。。。恩嗯嗯嗯。。别。。。”瑶瑶急促的喘息起来,突然绷紧了身子,大股热一阵阵浇在因为强忍而分外敏感的大头上,那儿爆出的热浆烫着瑶瑶连连发抖。牋牋四爷的手明明还握在她的腰间,却凭空多了两只大手在她娇嫩的子上狠狠揉搓,拉扯着两只小头。牋牋“啊!什麽人。。。。放开我。。。四爷。。。四爷。。。”瑶瑶觉察到自己跟前站着一个男人,而那人竟然当着四爷的面蹂躏着自己。听到自己的呼声,那人却越发使劲的拉扯着头,用指甲刮着头的部,瑶瑶耻辱的在这般蹂躏中感觉到了快意。牋牋“嗯啊。。贱人。。知道有男人来了所以兴奋了是不是?啊。。了。。全部都喂给你。。。”四爷痛快的在嫂嫂体内发泄了自己,并对进到院子里的男人说:“怎麽样我这小嫂嫂的子大不大?又肥又软,我侄儿都一岁了她还在产呢。”牋牋四爷了後依然堵在瑶瑶肚子里,却抬起了她的身子,揭开那衣袍露出两只蹦兔一般的大白子让男人欣赏。“这浪货欠得很,越狠的玩那子她越爽。看这头鼓鼓的,含在嘴里吸最好了,不然来尝口?”牋牋“不要。。四爷。。瑶瑶不要他吸。。。不要碰我。。”瑶瑶摇着头,还是感觉到了男人因为靠近而喷在头上的热气,“啊啊啊啊别。。。不要喝。。。不要吸那里。。。四爷。。。呜呜”牋牋男人伸出舌尖试探的舔了舔那粉嫩的小头,拨弄着它,听到女子的惊呼後,张口只含住了那一小点使劲一吮,香甜的汁和美人儿的哭叫都叫他全身为之酥麻。瑶瑶因为被四爷钳制住动不了,只能在黑暗里感觉着那个陌生男人吸食着自己的双把汁统统喝完後还用牙齿从头部一直咬到顶端,她敏感又难受的抖动,却是让那弹跳的双更加刺激男人。牋牋“说,这位大哥在干什麽?”四爷拍了一巴掌在瑶瑶的屁股上发出脆响,“快说!他做什麽就说什麽!”牋牋“恩。。。在吸瑶瑶的啊。。恩啊。。。还。。还咬头。。。呜。。又吸了,啊别。。空了。。没有了。。不要咬。。。恩。。。别咬。。。”瑶瑶的一只子已经被男人吸咬的肿大起来,於是换到了另一只子上:“嗯啊。。在吸。。吸的好用力啊。。。嗯啊。。嗯啊。。。。大哥舔子了。。。求求你,不要咬头。。。好难受啊。。。别咬了啊啊啊啊”牋牋良久後那个陌生男人才放开了那对比先前肥大了一倍的子,手往下到她因为被灌了数回浓白浆而鼓起的小腹,缓缓伸向了她和四爷器的交合处。牋牋瑶瑶慌张的扭着身子想躲,却被四爷扳开了大腿,那男人的手指分开了瑶瑶红肿的花瓣,剥开嫩膜将鼓鼓的小粒暴露出来,开始用指甲刮着,拿指腹揉按着。牋牋“哦,翘着屁股扭得,是不是被人玩的很爽?”四爷低头问不住扭动的瑶瑶,开始把自己的抽出来,“来,反正你这个小骚货夹不住腿,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过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对不对?让爷看看你是怎麽挨的。”牋牋“不。。瑶瑶没有。。没被野男人过。。别。。四爷别这样。。。”瑶瑶感觉到那个陌生男人的手指已经进了自己的洞里,扩张着那里,她蹬着小腿要去踢他,“别碰我,走开。。不要我。。呜呜。。。”牋牋“还说没被人。。。难道宁相没把你得连床都下不了? 宁恒那小子还替你开了屁眼吧?他们难道不是野男人,你还想被谁?”四爷把瑶瑶的屁股都拍得红红的。牋牋“是不是叫你爹过?”牋牋“恩。。。是。。。”牋牋“了多少次?”牋牋“不知道。。啊。。。爹爹每天都要瑶瑶,瑶瑶真的不知道有多少次。嗯啊。。恩。。”随着那个陌生男人扣得越来越深,瑶瑶已经开始挺着腰有了到高氵朝的迹象。牋牋“骚货,被你爹天天了怎麽还这麽紧?来,还是让这个大哥帮你松松。”牋牋四爷话音刚落,一长火热的大**吧就填满了瑶瑶的洞,宁瑶瑶猛得一抖喷了出来。牋牋那男人被烫得一哆嗦,闷哼了一声,挺腰抽起来。牋牋“呜呜,是谁?二爷!是二爷对不对?阿狐是坏蛋!!大坏蛋!!”瑶瑶终於开始反应过来了,能让四爷同意一起玩弄自己的男人一定是顾家的人!牋牋束真还在前线冒充四爷,阿礼最温柔,又那麽疼爱宁远,一定在顾家照顾着宝宝。他也没有阿豹身上的佛堂气味,现在闲着没事的就一定是别扭又霸道的二爷。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周六 单更哈 因为有事要出门,没法写了。牋牋周日应该能完结旧梦啦。牋牋三十六 五“阳”开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