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
作者:岁月星辰      更新:2020-03-05 19:38
牋牋☆、十一 父辈旧闻(中)牋牋十一 父辈旧闻(中)祖孙4P 侍寝牋牋太极殿上,老祖宗已经得了消息说是孙媳妇要替几个孙子来尽孝道,便早早叫人好好收拾了自己的卧房,嘱咐了心腹老仆如此这般的做了良多准备後,就坐在正厅的太师椅上候着。牋牋这孙媳妇他只有每年年中祭祖时才见得到,从个水灵灵的小美人长成娇媚动人的少妇,几个孙子可紧着她,常常是露个脸就宝贝似得藏起来。自己那些族弟表亲眼馋得不行又搞不到人,少不得在他跟前邀功时隐晦的提上几句,那时儿媳玉桂夫人还在世,他便赏给那些个亲戚去解馋。等儿媳亡故後,虽然知道两个表侄搞上了那个孙媳妇,但是他的心思都放在对长曾孙的教导上,等家主之位传到顾至礼手上,曾孙媳妇也过门了,小辈们的事心玩了,他又忍不住惦记上那个一没留神就叫野男人轮番糟蹋过了的孙媳妇,有了这个把柄在那美人只有乖乖教自己玩弄的份。牋牋眼见着那年过三十的妇人,还如新妇般垂着小脸,跟在两位太老爷身後,小步小步地移进殿来, 那腰肢摇摆得当真如弱风扶柳,叫人忍不住要起身去扶一把。牋牋“孙媳妇柳真真给老祖宗问安。”柳真真上前娇声娇气的请了安後, 怯怯地抬头看向了老祖宗。牋牋顾家的男人都保养的极好,六旬已过的老人,头发花白却依旧浓密,红光满面,双目炯炯,哪里像是要不行的模样。老祖宗是越看这孙媳妇越满意,鹅蛋脸,小嘴翘鼻,一双凤眼儿微微挑着,眼里含水神色楚楚, 薄薄的衣料都包不住口处的两团子,只要微微一动那两团就上下颤着,好似揣着只动兔在怀里一般。 他心下又懊悔又庆幸,早些年自己竟是从眼皮底下白白放过了这麽个水样的美人儿,还叫外人给糟蹋了许久,好在自己身子健朗,还能好好享用上几年弥补缺憾。有这麽这麽个娇滴滴的人儿,莫说那几个孙子,就是换做自己得了也想要掖着藏着,恨不得日日都栓在腰上,哪里舍得叫其他男人去玩弄。想到这里,他颇为赞许的看眼自己的两个侄儿, 当初果然没挑错人,虽然比不得自己亲生儿子但是这份孝心还是有的。牋牋柳真真被老祖宗打量的浑身发毛,那眼里的欲望她太熟悉,可这人是自己夫君的祖父,小辈来伺候着是理所应当的事。她听着身後沈重的大门被下人从外面合上,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想来以前的陈年旧事又要被提出来羞辱自己了。牋牋太极殿的正厅上悬着“天日昭昭”的御赐牌匾,整排的上好贡烛把整个大厅照如明日。柳真真此时斜坐在老祖宗身旁踩脚的足踏上,衣襟大开,一对肥被老祖宗苍老的大手捧起掂着,老人看着那上下跳动的嫣红头雪白,忍不住称赞:“啧啧, 真是对好宝贝,这头就叫男人天天含着也没有这般红艳漂亮啊。 真儿, 原本老祖宗身边服侍的人个个都是清白身子, 像你这般原先叫人掳走後糟蹋过的还是头一个,你可要尽心啊。”牋牋“是, 真儿晓得。真儿一定听老祖宗的话好好服侍您。”柳真真低声应着,十多前年的事始终被玩弄她的男人们不断提起, 失贞多年的她每每听到还是不由自主的会脸红。牋牋“乖孙媳儿,等到了晚上,你可要同老祖宗好好说说,那些蛮人掳走你後是怎麽糟蹋你的,天天都怎样轮番奸你,晓得不?”牋牋“真儿晓得了。”牋牋“对了,真儿可知道要怎麽伺候老祖宗?”大太爷和二太爷在下人走光後就不在那般恭谨的立着里,二太爷揉着裤裆里发硬的家夥开始问柳真真。牋牋“真儿不知,还望公爹指点。”牋牋“平日里任凭老祖宗差遣既是。”大太爷色迷迷的看着儿媳妇被自己表叔拨弄的头,继续道:“ 就是侄儿最近得了一延年益寿的秘方。按着这方子制好膏药,然後叫真真每晚侍寝时只要把老祖宗的阳具抹上药膏後塞到自己的小里,这般含上整晚便是。若是遇上葵水就要委屈乖儿媳的屁眼了。”牋牋“是,真儿一定谨遵公爹教诲。”柳真真听的面红耳赤,答话声音也越发轻细。牋牋“我这宝贝孙媳儿都叫男人玩了这麽多年了,怎的还这般脸薄,日後我们叔侄三人得空了便会好好疼你,所以你只要乖乖听话就不会吃苦头,知道麽?”牋牋柳真真羞红了脸连连点头。牋牋“去, 叫你公爹你给老祖宗看看, 这公媳交欢可是件妙事啊。”老祖宗照例给了她个下马威,自己扶着那半硬的阳具,看那两个侄儿痛快脱去衣服就在正厅里扒光了孙媳妇,一人把**巴进那妇人的屁眼里就这麽顶着她站起来,两手扒开了大腿,把敏感到只要男人一碰就会出水的小儿露给自己的兄弟,很快前面也塞进了长的**巴,男人们可以清楚看到那棍进去时,妇人小腹上鼓鼓的一。牋牋柳真真已经不知道男人们在看哪里了,前面才被撑开过的子口这次被公爹一次就给贯穿了,在顶进腔半寸多的时候,她就花连连颤抖,水四溅,浑身好似一股股过了电般, 来不及喊一声就到了高氵朝。丰沛的蜜水打湿了她和公爹器的交合处和男人漆黑浓密的毛。她自己的户原本便只有稀疏的一点软毛,後来交欢时被男人们几番拔扯後便光洁得如幼女一般。牋牋老祖宗看那两个侄儿换了四五个花样儿把孙媳妇玩得波乱颤,婉转娇吟,水儿吱吱的响,那话儿竟难得的硬挺异常。牋牋“快, 叫乖孙媳给老祖宗嘬嘬。”老祖宗难得猴急的叫那正在莲花打坐的两个侄子把柳真真抱过来给自己口交。牋牋被没顶情欲主宰理智的柳真真顺从的张着小口含住递到嘴边的老**巴,熟练的舔吃吮吸着,肚子里子口已经被两个公爹干的合不了嘴了,挨撞一下浑身便是一抖,隔着一层膜的两极有默契的相互挤压着,青筋暴起的柱身让一但动情花径里处处都敏感的柳青青更是几下就一泄身,蜜汁水流到地上积成了一小滩水洼。牋牋当老祖宗抖着屁股把水几乎是一滴不剩的在她伸出的小舌上後,叫她好好含着。不一会又叫她张嘴看看,那张大的小嘴里舌苔齿间上黏糊拉丝的腥味浓看的两个太老爷都把持不住的了出来。老太爷看得还不过瘾,嫌孙媳妇嘴里的浓白还是太少,叫两个侄子再弄点进去。於是柳真真就坐在地上张着小嘴去接两个公爹不停撸出来的,老祖宗还亲自下来扣她的小和屁眼,把里面流出来的水都刮起来喂给她,直到她睫毛上挂满了睁不开眼,满脸都是黏,嘴里也再含不住满满的浓浆後才得令咽下去,而两个公爹了数次後更是脸色发白,双腿发软。牋牋“好了,你们先回去吧,真真就留在这里伺候着,改天我们叔侄三人再来这麽弄上一回。”老祖宗下了令後,也唤来老仆把真真领下去洗干净。牋牋太极殿里并没有嬷嬷和侍女,所以等真真洗干净时,也在那两个老管事的刻意揉搓下泄了好两回。管事们不肯给她衣服, 让她就这麽光着身子在太极殿里走动,真真取来了药膏,跪坐在床边,先扶着老祖宗疲软的细细涂着,然後两手一上一下的握住套弄着,还要不时被老祖宗咬口子,或是叫她讲自己是如何被异族敌军掳走後丢在军营里叫人轮奸的。等老祖宗那话有些硬了就往自己下面塞,肚里吃着个半软半硬的东西,也是鼓胀得难受的。偏偏老祖宗还要问她把自己**巴吃进去後是个什麽感觉,她只好涨红着脸说那儿填的满满的,很有些胀意。牋牋锦被下面,浑身赤裸的老祖宗紧紧抱着孙媳妇那充满香和活力的身子,满足的叹息:“乖孙媳,要是你早个几年来伺候老祖宗,保管得你天天哭爹喊娘,若是家主还是你公爹,我就是弄大你肚子生出个娃来,也没人敢吭声。可惜喽,现在你叫野男人弄坏了肚子也没法生了,不过这样谁都能灌你一肚子汤水不心事了, 你说是不是,乖孙媳儿?”牋牋老祖宗亲舔着柳真真的粉脸,一手去按她的肚子,到自己那可观的一团牢牢堵在少妇细短的花径後,终於知足的睡去了。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厚着脸皮放文, 大家可以当做番外看来着,明天还有一个结尾。不爱看,无法接受,已经想吐的亲请千万跳过,对看後文没有影响的。牋牋我突然觉得是不是跟写H文的作者交流会有种违和感,就是很那啥的感觉,觉得不该是个活生生的人才对?? 我回想下觉得貌似很多写H文的大大都只在作者的话里面说几句而已的, 会让人忽略掉这是个活人。这种状态还是蛮理想的哦。牋牋不然把留言板让出来,我保持沈默。牋牋☆、十二 父辈旧闻(下)牋牋十二 父辈旧闻 (下) 轮奸 生子牋牋苏征在自己的房里昏昏沈沈的睡着,迷糊间觉得天亮了,他才睁眼就看见身着华服的扶摇夫人正弯腰把两件新衣服放在自己床头。牋牋“又劳烦娘亲裁衣了。”束真揉着眼睛起来,伸手去拿新衣服,扶摇夫人每隔几个月都会亲自给几个儿子裁剪上几套应季的里衣。 打小他们最开心的就是得了新衣服,柔软的布料, 细密的针脚还有母亲身上好闻的柔柔花香,这是顾家整箱的华贵锦袍也比不上的。牋牋苏征在里屋换衣服, 柳真真就在门外等着,她仰脸看着院里的老桃树, 远看着还!紫嫣红好不热闹,近看了才发现那些花早已残缺耷焉,只等一阵大风就乱红零落碾做泥。牋牋身後的门开了,苏征因为开心而熠熠闪亮的眼睛让柳真真露出怀念的笑容, 眼前这个孩子就想当年朝气蓬勃的苏铭。牋牋第一次见到那个天都有名的美少年时,她刚同四爷拜了堂。顾家因为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外表现得独宠长房,只有长子求娶到娇妻,才会有足以轰动整个云州的盛事,顾家的每一次婚礼那奢华空前的排场都能被人津津乐道数年。而其他人却只在族内走个过场,世人多市侩,不得宠的人自然也不会去多打听,因而除了天子和顾家外,竟是无人知道那豪门之後的龌龊,而夫人们在嫁入顾家後才会被告知共妻的族规,并且接受调教。牋牋苏铭是四爷的拜把兄弟又兼镇南王世子,他只知道顾家只给长子娶亲的偏心事,并在得知堂堂大将军王居然娶个女人都不能自己做主後,便出於气愤跟四爷回到顾家,想为他讨个公道。到了四爷的雪落苑,只有院里的嬷嬷和侍女候着,一个穿着新嫁衣却不曾戴喜帕的少女娉娉婷婷的立在院里, 见了四爷後福了一礼唤了声“夫君”。那娇羞又悦耳的声音,听到苏铭全身都不由得一酥,他不得不承认那娇滴滴的柳真真确实是会让男人心动的女人,但是转念想到贵为世子,日後还怕找不到比她更娇美的女人麽,於是就偶尔会有些小羡慕得看四爷的新婚妻子整日围着他忙前忙後。他们常年领兵在外,皮糙的,只要没断胳膊断腿, 都不放心上。但是他看着四爷只要手上起个泡,都能叫那小女人捧着放嘴边小口小口的吹气,眼里满满的心疼,就觉得自己口特别酸胀。牋牋柳真真知道他是夫君的拜把兄弟,也是待他极好,每次给四爷裁衣也不忘给他一套,缝补衣服时也会问他一声。 苏铭就这麽厚着脸皮喊着姐姐,一一应承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起开始会惦记着柳真真,想她这时在做什麽,每天都吃了什麽。牋牋因为军令在身,四爷也是要十天半月才能有空回去一趟,他便也跟去蹭饭,为的是能看上柳真真一眼。他掩饰的极好,谁都没有发觉大将军王的好兄弟对他的妻子有着一丝绮念。牋牋本以为柳真真怀孕生子後,这种感觉会慢慢淡去,但当他撞见四哥在两个侄儿的摇篮边同柳真真欢好时,他的心理防线在少女莺转燕啼般的哭吟声和体的拍打声中一溃千里。是夜,十七岁的苏铭梦见了白日里的柳真真, 二八年华的少女有着如新雪般的皮肤,脊背翘臀如西南无垠的沙丘般起伏有致,她乖顺的伏在自己身下任他为所欲为, 娇吟连连。 一夜春梦後, 苏铭看着腿间腥白的粘暗骂自己无耻混蛋,他不停的给自己找事做,正好新兵入伍,他便自告奋勇代替了四爷去练兵,好让他多陪陪嫂嫂。牋牋等新兵们经历了一生中最黑暗残酷的训练後,也迎来同西南叛军的全面开战。京原之役中,负伤的苏铭眼见四哥昏迷在火海中,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他抗着重伤昏迷的四哥在漫天火海中寻找出路,等他们得救时,苏铭半边脸已经被毁容,受伤的左腿因为没有及时医治失血过多而留下残疾。牋牋因为得不到很好的治疗,苏铭的伤口反复的被感染,即使昏迷着他也知道自己整晚整晚的发热呕血,怎麽不让自己死了呢,这样心也解脱了。他就这麽浑浑噩噩地躺了大半月,病情没有半点好转,而那时的四爷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有一日他稍微清醒了一点,就看见四爷焦急的脸,和深陷的双眼。牋牋“四哥。“他费力的张着口,冥冥中已经有预感自己可能要不行了。牋牋”玉衡,再坚持几天,我三哥就要到下宁了,他是当世神医,一定能救你的。”牋牋”四哥,莫难受,没准我早些投胎了还能再见着你呢。”腹腔里又开始阵阵剧痛,苏铭的嘴角淌着鲜血。牋牋“不许乱说,玉衡, 你不会有事的,”四爷胡乱的给他擦嘴边的血水,朝着外面吼,叫军医过来,苏铭抓着他的袖子费力的想说什麽却开不了口。牋牋四爷却问他,“玉衡,你不是喜欢真真麽?若是你病好了,四哥让真真来陪你可好?”牋牋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答的,只知道自己昏死过去,黑暗里好像有尖锐的利器破开了腹腔。牋牋因为顾三爷日夜兼程的提前赶到了, 他先打开苏征的腹腔,缝合了他被折断肋骨刺破的肺部,接上骨後再次缝合了他的腹部。 这个一出手就惊世骇俗的三爷,一身僧侣打扮,却有着和四爷一模一样的脸。三爷表示自己已经尽全力发挥到了极致,剩下的就看他造化了。牋牋四爷在屋外喝了一夜的酒,天蒙蒙亮时,去了孪生兄长的屋内两人商定了些什麽後,就提笔写了两封信,托兄长捎给大哥和二哥。数月後,柳真真搬入苏铭的别院,在他身下婉转承欢,不多时就怀上了他的孩子。牋牋“嗯, 不行了,不能再进去了,四爷,不要顶着宝宝啊。。。”柳真真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叫苏铭扶着跪坐在铺了软垫的矮床上,四爷站在床边将一点点进她的小里,等顶到那鼓鼓的子後就停了下来,前後轻揉的抽打转着解馋。牋牋苏铭看着四爷因为忍耐着欲望而满是汗水的脸,知道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後,苏铭低头去亲那被弄得直哼哼的柳真真:“四哥把你弄的舒不舒服?”牋牋“恩, 舒服。”牋牋“想不想要更舒服的?”牋牋“想, 真儿要更舒服的, 但是一定要轻些, 小心宝宝。”牋牋“恩,我们怎麽舍得伤你。”四爷说着就用手蘸了香油去揉真真的屁眼,换来小孕妇的一声惊呼,“四爷,别, 那里别弄啊。”牋牋“嘘,乖真儿, 又不是没叫人过这儿,也很舒服的对不对?四爷给你揉松了一回就保管你快乐死。”牋牋柳真真被翻了过来躺在苏铭怀里,两腿被苏铭高高拉起打开着,四爷就跪在她腿间把越来越多的香油到了进去,她只能捧着自己的肚子,感觉到屁眼里渐渐生出一股难言的痒意。牋牋她知道自己有感觉了,便开始哼哼了:“爷, 莫再灌了,撑死真儿了啊,嗯啊,那儿痒,好痒啊,难受死真儿了啊。。。。”牋牋柳真真最後被两个男人轮流了小半盆的浓浆在直肠里,还被苏铭用随身带的圆柱印章堵住了屁眼儿,那是写文书时要加盖戳的公章,取了上好的玉石雕刻而成,此刻只留着那红色的刻面在外头。四爷低头冲那面哈了口气後,拍着柳真真的小屁股让她自己撅着屁股往一封封写好的文书上盖章。每被哈一次热气,盖一个戳,柳真真都忍不住哀叫一声,那种又羞又刺激的感觉教她不时便会泄次身。牋牋年底时柳真真为苏铭生下一子,字征。然而就在开春之际,苏铭和四爷因为叛军连连退败,率军追击歼敌,叛军的一小股游兵攻进了下宁城,混乱中三个孩子被顾家暗卫成功带走,而其他护送夫人的暗卫却尽数被杀,柳青青不知所踪。牋牋虽然对外宣称四夫人遇难,但是顾家和苏铭都在竭力寻找柳青青的下落,当时他们都认定她是被西南叛军劫走好威胁四爷,而叛军也声称夫人在他们手上,让四爷如果不想夫人受辱就如何如何,可当顾家四爷冲冠一怒为红颜,全歼敌军後却无人能找到柳青青的身影。牋牋因为谁都没想到在当日的下宁城还住着微服的北陆大汗,阿苏勒。当日的掳劫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後,半路杀出的北陆大汗顺利的把这个东陆女人带回了一海相隔的蛮族部落。牋牋这位年轻的大汗刚刚即位,男人双瞳金黄,五官深邃,因为蛮族崇拜勇士,他身为北陆王者,更是高大强壮异於常人。阿苏勒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纯粹是因为对东陆女人极为好奇,因为传闻东陆的女子个个都如羊羔般娇嫩雪白,一把都能掐出水来。等他半哄半骗的要了柳真真的身子後,便觉得那些传闻果然是真的,自己弄来的小女人实在妙不可言,他玩弄起得上了瘾,便生生霸占了她两年,柳真真一直被阿苏勒玩弄到儿子会喊姆妈了,才被送回给顾家。牋牋因为当时家中变故已生,老祖宗和两个公爹都没功夫来查她这两年到底去了哪里,顾家四兄弟掩盖掉真相後,为了防止柳真真再怀上顾氏子嗣,让她喝下了无法生育的药汤,并且隐去真真被阿苏勒霸占生子之事,为她编造了一个在西南叛军军营内被人常年轮奸蹂躏後无法生育的理由。并为此几番润色加工个中细节,每每与柳真真欢好时, 便让她娇声细语的复述那故事。 到了後来一讲起这事,下面的小就会颤抖着流出汁水,就好像她真的被那些鲁的大兵们轮番糟蹋过似的。牋牋顾家夫人叫人掳到军营里给轮奸坏了肚子,没法生孩子的事是公爹和老祖宗已经一些顾氏族人和管事都自以为心知肚明的,一个被不同野男人乱搞过还不担心弄大肚子的女人自然是他们下手乱的目标,而且四爷远在边疆,三爷云游在外,大爷和二爷被叔父们强行支走,正是将这个女人搞上床弄的好机会,偏偏这个时候苏铭仗着四爷救命恩人的身份入住浮生院,看似抢先一步的把柳真真弄上了床,还常常将她带到後山做些羞人的事。牋牋在苏铭和玉桂夫人的极力周旋下,柳真真还算是平安的陪着自己的五个孩子看着他们长大。然而等婆婆病逝,她不可避免得落入了公爹的手上, 儿子们都到老祖宗的跟前去学习,苏铭也无法阻拦,她便常常被两个公爹扒光衣服绑在床上,日日轮番玩弄灌,如今又被送到了老祖宗的床上,用自己身子侍候着那六十多的老人。这一辈子就这般过去吧,只希望孩子们不要再受苦了。牋牋“娘, 怎麽了?”苏征看着扶摇夫人出神良久都不说话,便不由地担心问道。牋牋“没事, 娘就是想叫你通知至礼还有你爹他们,叫他们赶紧赶回来, 老祖宗和两位太老爷的神智愈发不清醒了,估着等大家回来了刚能赶上办後事。。”牋牋扶摇夫人偏头看向那树桃花,一阵风过落英缤纷。她在心里叹息,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剩下的靠你们自己了。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老实说,这篇我不是特别满意,因为其实细写还有很多内容,我把他们都拿出来了,留给以後的新文《扶摇夫人/真真传》里,所以只是快速的说了个大概内容,因为柳真真太抢戏了啊!!!牋牋你们是不是喜欢看那声轻体软易推倒的柔弱美人任人蹂躏哇!!果然不是女主,被虐就没啥大问题==牋牋新文必然是在旧梦结束後再写的。牋牋下篇回归主题,还有点柳真真的戏,而瑶瑶也要去见老祖宗了。牋牋十三 为虎作伥 祖孙 灌肠 交牋牋☆、十三 为虎作伥(上)牋牋十三 为虎作伥(上) 祖孙乱 灌肠 1vs1牋牋太极殿牋牋柳真真光着身子跪趴在铺着厚厚地毯的正厅,微眯着凤眼,脸颊轻陷一脸陶醉的吸食着大太爷的阳具,透明的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滴。後面的小照旧着二太爷的**巴。二太爷一面耸动屁股,一面把两手指探进儿媳的屁眼里用短短的指甲四下刮着。牋牋”乖儿媳的屁眼比以前松了啊,嗯,是不是啊, 真真宝贝儿?“牋牋”唔, 唔唔。。。“柳真真的小嘴被大的阳具堵住哪里说的了话,後庭里面传来的搔痒叫她忍不住扭起了雪白的屁股。牋牋”真儿被你二爹扣地很爽吧, 瞧你那大屁股摇的。“大太爷垂眼看着跪趴在自己腿间的荡儿媳,成熟少妇白的身体只是不住抖着扭动着,柳真真抬头拿那双勾人的媚眼儿哀哀看着大公爹,嘴上却不敢停下套弄舔吸。牋牋老祖宗依旧穿着浅色的宽大衣袍端坐在正位的太师椅上,只是双腿分开,衣摆下罩着具跪着的赤裸女人,那人身子实在娇小,只能见着翘起的小屁股和白生生的脚丫, 不时还能听见些吞咽和吮吸声音。在场的人都知道那是他曾孙媳妇宁瑶瑶同她婆婆一般在吃老太爷的阳具。牋牋“嗯, 好了,乖孙女真是听话啊,爷爷的**巴好不好吃?”老祖宗听了两个表侄的建议,今天就扮作瑶瑶的爷爷,两个太老爷就是瑶瑶的爹,扶摇夫人则在一旁伺候他们助兴, 看着自己的小儿媳是如何叫这三个老男人轮奸玩弄的。牋牋“唔,唔唔。。。”裤裆处的小脑袋依旧前後套弄发出呜咽声。牋牋“来, 老大,把你闺女抱起来,让爷爷来好好疼疼她的嫩逼。”老太爷感觉那话儿硬儿,就招呼起了大太爷。牋牋大太爷迫不及待的把阳具从真真嘴里抽出来,过去弯下腰把小孙媳妇给抱了出来,他把瑶瑶扳成把尿的姿势,举到了老祖宗面前,还将她下身抬高往前送了送。 老人贪婪的看着十五岁少女被细细绒毛覆盖的娇嫩私处,伸手分开两瓣唇,看着粉嘟嘟的小就忍不住伸了食指去揉。牋牋”啊~~~不要, 爷爷,求你了, 不要弄瑶瑶那儿啊, 嗯哪, 不要啊~~“瑶瑶哭叫着摇头,略带着孩童稚气的声音愈发刺激着男人的神经,就像在玩的是尚未成人的幼女一般。牋牋“嗯, 宝贝孙女的小逼真是又漂亮又干净,不知道味道闻起来如来?”老太爷用手指翻弄检查着宁瑶瑶的小和瓣,大太爷在他的暗示下把瑶瑶下体凑到了老祖宗的鼻子下边,“唔, 真香啊。小女孩的嫩逼就是好闻啊。。。来爷爷给你喂点儿水,等会挨起来可舒服了。”牋牋老祖宗在宁瑶瑶的小上深深闻了闻後,张开嘴含住了那不住蠕动的,不仅把糙的舌头伸进去乱舔,还大口地将唾都吐了进去。牋牋“啊啊啊啊啊,夫人, 夫人救我, 求求你了,不要叫爷爷弄瑶瑶啊, 夫人, 夫人~~~”瑶瑶知道男人们不会理睬自己,便唤着扶摇夫人。牋牋“宝贝闺女,乖乖让爷爷搞你,等会儿爹爹们也要来烂你的小骚逼。 你不用喊真真了,她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呢。”二太爷也出现在了大太爷身旁,看着自己表叔津津有味的吃着小孙媳妇的软洞,便故意说着下流话来羞辱瑶瑶。牋牋他忍不住舔了舔嘴角後,抓起瑶瑶去推腿间花白脑袋的小手按到自己上,就着扶摇夫人留下的水上下撸动起来:“来, 让二爹也舒服舒服, 这小手真滑真嫩啊~要是能天天来搓**巴就好了啊, 嗯哪,舒服死了。。。”牋牋而柳真真则被厅内候着的两个老管家拖到一角,按在了长凳上,一人掰开她的两瓣屁股,往屁眼里倒进滚烫的白浆,开始一日一回的灌肠。两个老头见堂上三人都专注的在对付宁瑶瑶,便放下心来一人便用身子挡住他们的视线後,一手捂住柳真真的嘴,一边将五手指都进柳真真的小里抠挖捅弄起来。另一个则用指腹按着她屁眼周围鼓鼓的, 不再用漏斗和小勺,而是把硬的壶嘴口塞了屁眼,缓缓将整整一壶的浓白粘稠注入少妇的直肠里,兴奋的看着那美人儿扭动挣扎得如砧板上的鱼儿一样。後面被灌入刻意煮烫的滑腻浓浆,肚子饱胀难受,下面的小又被撑得老开,柳真真只能发出闷闷的呜呜声,任由两个老头如往日一般尽情玩弄。牋牋老祖宗见宁瑶瑶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後,就开始握住自己硬邦邦的阳具,示意老大把瑶瑶放低,对准那细小粉嫩的嘴顶了上去,一面用力的往里面塞,一面舒服的叫着: “噢,爷爷的**巴进来了。乖孙女真是紧啊,咬死爷爷了,啊,真舒服啊,你的小逼逼比真儿可紧多了。哎呦,爽死爷爷了。”牋牋等整**巴都被宁瑶瑶的下体费力吞咽进去後,老祖宗就靠在椅背上,让大太爷抱着宁瑶瑶给自己上下套弄起来,每一回都叫那头深深撞上瑶瑶的子,大太爷还熟练的转动她的小屁股让表叔的头去寻找娇人儿深处的那块软。当转到一个角度,宁瑶瑶猛的拱起小腰时,他便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开始频频叫那老**巴去刮压那处软,宁瑶瑶则只能蹬着细白的长腿,勾紧了可爱的脚趾,摇着小脸求他:“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弄那里啊,不要啊,求求你了,爹,爹啊, 饶了瑶瑶啊,不要再顶了啊,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牋牋“啧啧,小女孩玩起来真爽啊,这麽敏感,”老祖宗看着宁瑶瑶着自己被套弄了几十回就到了高氵朝,便让大太爷将瑶瑶放在自己腿上,感受着小姑娘细嫩道里的不断蠕动和收缩,手则玩弄着她的幼女似的两个尖:“哦,宝贝儿,爷爷的**巴都要叫你嚼烂了啊。瞧瞧这对小子呦,嫩生的叫人恨不得吃掉啊。”说罢就张嘴去咀那头,还拿牙齿咬住往外拉。牋牋“痛~~ 不要啊,爷爷不要咬瑶瑶的头啊,好痛啊,头好痛,爷爷, 不要咬了啊,呜呜,拉的太长了啊。爷爷,瑶瑶的头要掉了,啊啊啊。。。”宁瑶瑶的双手被大太爷反拧在身後,只能挺对子叫那老人几番啃咬拉扯。牋牋”瑶瑶,喜不喜欢爷爷你啊?“老祖宗又开始用指甲刮那两个被自己咬的粉亮肿胀的小头,一脸慈爱的问着,同时给了大太爷一个手势,那依旧怒张的下体又开始毫不含糊的在瑶瑶幼女般的身体里顶撞起来。牋牋“嗯啊,轻点啊,爹, 轻点。呃啊,喜欢的, 瑶瑶喜欢爷爷我。”宁瑶瑶害怕而顺从地说着老祖宗爱听的话,任凭那跟老**吧在肚里乱乱捅。牋牋“以後想不想天天被爷爷搞,被你爹搞, 搞得你的逼都合不拢啊?”牋牋“想, 瑶瑶想的,爷爷和爹爹一定天天都要搞瑶瑶啊,啊,不要了啊,爹爹,受不住了,瑶瑶受不住的啊啊啊啊”牋牋“嗯,快,再快点,我要了,全部都给小孙女,弄大了肚子再给我生个大胖儿子。”老祖宗急匆匆的吩咐老大做了几个大力的套弄後, 两手紧紧抓住瑶瑶的小屁股连连抖腰把大股的稀水了进去。明知道自己的已经无法叫这娇人儿受孕了,他还是着瑶瑶的屁股,看着娇小的女孩在自己怀里因为被迫高氵朝而不停哭叫着娇躯乱抖,一面把微微有些佝偻的手指进瑶瑶的屁眼,换来娇人儿更剧烈的颤抖和哭吟,一面问:“ 爷爷要搞大你的肚子,你高不高兴?嗯? 我的乖孙女。到时候,你挺着大肚子,爷爷也天天你,你说好不好啊?”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哈哈哈,叉腰仰天大笑。是不是有人要悲愤欲绝,以头抢地,恨不得拿刀捅人啊。牋牋我就知道停在这里实在太对了!!!不过ORZ 明明是一篇的又被破开了┐(┘▽└)┌牋牋真真戏份实在没法删,在老祖宗over前她得一直被玩啊,so你们又看到扶摇夫人啦。牋牋然後留言板上有亲居然猜中了点剧情啊~~牋牋最後安抚你们,我是亲娘,欲知详情请看下回:牋牋暂定 十四 为虎作伥 (中) 踩 公媳 管家轮奸牋牋是不是觉得受不了了,太虐了,没法再追文下去了?捂住你们的小心脏吧,其实十五也有了!!!亲,不看到最後要後悔的啊!! 我教你们一招憋到第十五章出来,先看第十五章,然後就可以承受住了,O(∩_∩)O哈哈~牋牋暂定 十五 为虎作伥 (下)13P 交 私处浓浆牋牋☆、十四 为虎作伥(中)牋牋十四 为虎作伥(中) 踩 公媳 管家轮奸牋牋“哎,看看闺女给爹的舒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呢。您要搞大她肚子,宝贝闺女肯定高兴的,那儿子就天天来帮你她,弄个十天半月一准行。”大太爷一面也去揉宁瑶瑶的小屁股,一面看着自己弟弟低喊一声把喷得孙媳妇一背都是,红着一双眼睛说:“爹, 儿子最近新学了一招,不然上闺女弄给您看看?”牋牋於是大太爷一手抄起瑶瑶让她头朝下,屁股朝天,双手撑着地,两腿分来夹在自己胳膊下面,摆出老汉推车的姿势,挺着那怒张的黑红大就一口气进了瑶瑶红肿的小里,直接撞上了子口,顶了进去。牋牋宁瑶瑶尖叫一声後双腿蹬的笔直,一张被情欲沾染的小脸高高仰起,浑身过了电似的乱抖着,大股的水从两人器的交合处喷了出来,高氵朝里她细弱的手臂哪里还撑得住身子,软倒下来。宁瑶瑶的小脸贴在地毯上,闭着眼睛,猫咪似的细细喘息着,因为腿还教大太爷举着,整个人只有脸和胳膊挨着地面,两只饱满的小子随着身子也微微抖着。牋牋忽然感觉有人走到了自己身旁,接着有什麽东西勒上了自己的房,她惊恐的睁开眼,就看着二太爷一脸坏笑的用绸绳在自己子和头上缠绕,然後绕到背上打了个结,剩下的绳子则被握在手里。他手上一用力,绸绳就把宁瑶瑶的上身给拎了起来,两个子因为捆绑愈发饱胀高翘,尖被绳子勒住摩擦得酥酥痒痒起来。牋牋“宝贝闺女,来,手撑着地,爬给爹看看,”大太爷一面用下身顶瑶瑶的小,一面下令。牋牋两个足以做瑶瑶爷爷的男人,就这样一个後面用**巴恶狠狠地着瑶瑶的小,顶着她走,一个则拉着绳子牵着她的子教她满地乱爬。等一圈爬完宁瑶瑶已经抽搐不已,体力不支了,两人催她爬到老祖宗跟前後,大太爷的下体依旧着瑶瑶,却将她整个人给翻转过来,还在高氵朝中绷紧身子喷水的宁瑶瑶哪里受得这般刺激,尖叫着昏死过去,小却依旧不停喷着出粘稠的水。二太爷给她头下面垫了个枕头让她仰面靠着,大太爷就在老祖宗跟前举着是少女笔直漂亮的两条腿几下拱弄再次捅开了子口,这回狠狠伸进了大半截把那平坦的小腹都拱出了个包起来。二爷就用手去按那鼓起处,隔着瑶瑶的肚皮捏大哥的头,瑶瑶被小腹里的酸软胀痛弄醒了,小嘴里呀呀的叫着。牋牋二太爷却盯着那两只不住发抖的小子,问老祖宗:“爹,您看孙女那两只子,虽然没真真的那般软大肥美,可也坚挺漂亮,不知道用脚踩上去是个什麽滋味啊。”牋牋老祖宗听後心里痒痒起来,便让叫老二脱了自己的鞋袜,当真伸过去用脚心揉压那两团子,看着雪白的不时从脚趾缝中挤露出来。老祖宗的脚趾还很灵活,就轮番用着两脚趾夹弄着瑶瑶的头。 老祖宗极爱干净,常年熏着上好的檀香,那双脚也是保养的极好,没有丝毫臭味,但因为年岁大了,还是有了斑点和干枯的迹象,对比着白嫩充满生机的细软身子真真叫人兽欲大发。牋牋“舒服啊,孙女儿的子踩着真是软绵绵的,像含着泡水似的,真叫人担心踩爆了啊,来,爷爷轻轻给你揉。”牋牋老祖宗便一直时轻时重的拿还算细嫩的脚心玩着瑶瑶的两个子,把她们揉弄的胀胀的,小头也被夹得大了好些,等着大太爷大吼一声把热腾腾的都灌进孙媳妇的子里,二爷则一股股喷进了瑶瑶微开的小嘴後,才放过已经两眼失神,浑身脱力,含着浓白浆的宁瑶瑶,将她丢在了一边。牋牋本想是让两个侄子再这般玩弄柳真真的,自己踩起孙媳妇的子来就不必这般担心了,但是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没法硬起来。这时他瞧见了角落里的两男一女。老祖宗知道自己那两个心腹管事会时不时的占点孙媳妇的便宜,揉回子,小的,只要不真进去,自己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现在想来也玩得差不多了,便叫他们把洗干净屁眼的柳真真抱到跟前来。牋牋没想到那两个老头竟然胆大包天的轮流上了柳真真。老祖宗命令他们不许把家夥抽出来,自己则同两位太老爷穿好衣服,叫来了太极殿今日值班的近侍。牋牋大厅的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在片刻後被照的雪亮, 十二名清俊侍卫围住了三个赤身裸体的人,两个老头一前一後,美妇居中,她趴在长凳上,屁股上搁在一把铜壶,那壶嘴还塞在屁眼里,不时冒着热气。老祖宗在两位太老爷的搀扶下气冲冲的看着自己两个得力心腹,一个含在柳真真的小嘴里,另一个则进了真真的道。柳真真被这麽多男人看着自己这般荡的样子,羞得浑身都粉粉的,偏偏嘴里含着腥臭的**巴又不敢吐出来,只能泪眼汪汪的看着老祖宗。牋牋老祖宗心软了软,使了个眼色不等老管事反应过来,就被两个侍卫打晕了,一个侍卫捏住真真的下巴,伸手把她嘴里的阳具抽了出来,看着那阳具和她粉红小舌间挂着一丝口水,便把那阳具按在她脸上擦了擦;另一个分开她的肥厚红润的唇去扯里面那细长的老**巴,拉出来时连道里殷红湿漉的嫩也翻了出来,在完全抽出时还发出了极响的“啵”声,有人轻笑,有人咽了咽口水,然後那两个老管事被带去了禁善房净身後逐出顾家。牋牋他着真真的脸说:“真真啊, 老祖宗说过,你一定要好好守规矩,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你说说要怎麽办好?”牋牋“老祖宗,你饶了真儿吧,真儿下次再也不会了”真真去拉老祖宗的袖子求他。牋牋老祖宗看着真真,想了想说道:“那你就好好伺候我这一队近卫吧。伺候好了,就还是老祖宗的宝贝儿,知道吗?”牋牋“真真知道,真真一定好好伺候。”柳真真撑起身被为首的侍卫长抱到了大厅正中的厚毛地毯上,一群男人围了上来,被挑出来守卫太极殿的,都是年轻有为,身强力壮之人,十二具散发着热量和雄气息的年轻裸体将她围在中间,十二长壮硕,青筋暴起的上等从浓密毛里抬起头来。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有了昨天的透底,今天这章大家应该有个心理准备吧?牋牋然後我再一次从头看了文,觉得最近几章确实有些过头了T.T,不是说不该写这种,但是跟原本的文风相差有点大了,目前不会改的,母不嫌儿丑哈,这种折腾还是留点到扶摇夫人那里去吧,等看到後面,就会觉得即使开了新文 扶摇夫人,也不会是很虐的。牋牋不要放弃哦,坚持到第十五章就好了。牋牋乖,头。牋牋十五 为虎作伥 (下)13P 交 私处浓浆牋牋☆、十五 为虎作伥(下)牋牋十五 为虎作伥 (下)13P 交 私处浓浆牋牋她无措的想自己要如何开始时,这十二已经开始有序的分工了,一进了她的小里,第二进了她的屁眼里,第三堵住了她开始求饶的嘴,第四,第五塞进了她的两只小手里,接着就开始频率不同的大力顶撞着。过了会着她下体的两个人说了声,可以够湿了。第六第七条**巴竟然顶上了她前後两个饱胀的小洞开始往里挤。牋牋柳真真睁大美眸,偏偏两手被人紧紧扣着撸动着两条没法一手握住的**巴,嘴里那更是捅进了喉咙里,现在正一鼓一鼓的要喷了。牋牋在她的小和屁眼里挤入四条壮**巴时,已经有浓稠火热的灌进了她的胃里,一拔了出来,第八条又伸进了她嘴里。第九和第十也分别塞进了手心里。牋牋男人们不时发出痛苦又快乐的低吼,一股股水烫的她浑身香软酥麻。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两个洞离竟然能吃下这麽也没有觉得吃力,被这般残忍的轮奸,她痛苦地享受着。渐渐地,八条,十条,天啊,十二条都进来了。柳真真曼声长吟,却在高氵朝中醒转。牋牋凤眸轻掀,难掩惊恐。柳真真娇喘着在老祖宗怀里醒了过来,外头天未亮灰灰暗暗的一片,那一切竟然只是一场春梦,她心跳的极快,那太细致太可怕的梦境叫她连回忆下都要浑身发抖,在梦的最後居然,居然被那麽多人轮奸。。。是了,一定是这天叫他们玩弄得太厉害了,那个在军营里被人轮番蹂躏的事被不停提起,加上又讨要了瑶瑶,所以才会梦到这样乱的场景吧。牋牋柳真真垂着长长的睫毛,小心的感受着自己的身子,还好没有那种被蹂躏过後的酸软难受,她再次确定那不过是个太真实的梦了。可是自己被迫答应了要将宁瑶瑶给老祖宗弄来的,若是办不到,神智越发糊涂的三个人,真不知要做出什麽事来。那,该怎麽把宁瑶瑶骗过来呢?柳真真一时想不出办法,苦恼着靠进男人的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淡淡檀香又沈沈睡去。牋牋提到瑶瑶是数日前的事了。 自从住在了太极殿,两位太老爷来得愈发勤快了。牋牋这天早上,柳真真正跪趴在半躺着的老祖宗腿间捧起自己的子去揉搓夹弄那日日晨勃的,因为在自己下体里含了一夜,身满是道里动情後腥甜的粘,滑溜溜的让她不得不更用力的将那两只大子夹紧并快速的上下摩擦着,一个老管事立在一旁用他比寻常人要更长的中指挖了坨药膏,对准柳真真高高撅起的屁股,直接捅进了屁眼里四下勾弄着,并不时再伸入一指把那小洞朝两边撑开。 柳真真就这麽不时哼哼,不时娇吟讨饶着努力取悦着老祖宗。这时另一个管事端着热气腾腾的糖稀饭进来,跟在後面的正是两位太老爷。牋牋请过安後,三人就这麽在一旁看着,六个男人的眼睛都盯着翘起大屁股,屁眼里还着苍老干枯手指的柳真真,见她把长发撩到耳後,露出俏媚的小脸低头含住了老祖宗的,鼓着嘴把喷出的体都接住,然後在抬头张开嘴让老人好好看着自己满嘴的黏白腥水,等老祖宗看够了才咽下去。牋牋柳真真本想去拿过碗来喂老祖宗,不想却教老祖宗拦下了。牋牋“乖真儿,这下面含着棉的滋味如何?”老祖宗不急不缓的试了试粥的温度,伸手去拉扯那里纯白的棉换来柳真真难受的轻叫: “有些难受的阿,老祖宗,真真不要棉呢,嗯哪, 莫要转阿,嗯哪,啊 别。。。。”牋牋棉是用吸水极好的柔软绵布层层紧绕成一指长的棉,表面略微糙,如果吸饱了水就会涨大滑落。牋牋“你来葵水时一日不知要吃掉多少这般的大棉, 现在怎麽就不要了嗯?”老祖宗一面转着饱胀的棉,一面同两位太老爷说,“今个儿叫你们来开开眼界。”说罢,给两位管家使了个眼色。牋牋柳真真低呜一声,被一个管家抱起来,屁眼里小里的东西一下都拔了出来,这种空虚不是最难受的,接下来要受的才是让她又羞又难耐的折磨。牋牋柳真真被抱到一旁的餐桌上,一个管家从後面抱住她摆好小儿把尿的姿势,而另一个管家则端起已经凉了时候的热粥,舀了一勺喂进了柳真真被撑开後尚未合拢的花,换来美妇的娇声呼吟:“啊,不行,太烫了,太烫了啊,真真受不住这样的,老祖宗,老祖宗救真真啊,好烫,烫死真真了啊~~”牋牋老祖宗扫了眼一旁的两个侄子,看到他们脸上怜香惜玉的不忍神色,可他显然没有被真真打动。方才他已经试了下温度,远没有柳真真表现出来的那样叫人难以忍受,这个被迫伺候过太多男人的美妇已经变得聪明而狡猾,知道如何利用自己楚楚可怜的模样来保护自己。牋牋“把那一碗都倒进去。”老祖宗听着孙媳妇的哀叫,如此嘱咐两个管家。於是,一人把真真的腿架到肩膀上抬高了下体,两手各入两指将小嫩朝两边拉开,一人就端着碗将糖粥全部倒进了真真的下体。两个管事灌完了柳真真就按着这姿势将她抱到了老祖宗跟前,被撑开的花里白浓稠,散发着大米和棉糖的香甜味,白粥在不住蠕动的血红壁里鼓动着散发着浓浓热气,看得人口干舌燥。牋牋老祖宗就捧着真真的屁股,把脸埋在美妇的户里吞咽吸食着热粥,美人纤长如玉的手指进他花白的头发中,似要推开又似要更往里按,小口里媚声连连,眼波流转。两个太老爷看的眼都直了,恨不能也凑上去吸上几口。等早膳结束,真真洗干净身子重新被三个老男人换着花样轮番玩弄时,老祖宗问她:“真真,老祖宗待你好不好?”牋牋此时她真趴在老祖宗身上让两个公爹轮番屁眼,听到这话便羞答答的说:“自然是极好的。”牋牋“那老祖宗的话你可是都听的? ”牋牋“恩。”高氵朝中的真真被老祖宗捏着下巴亲嘴儿,只是一味的应和着。牋牋“如果是老祖宗要玩你那小儿媳妇呢?也帮我骗过来?”老祖宗着她的一对饱,继续说:“老祖宗不会搞大她肚子的,也就是子,搓搓,再上个几回就是。阿狐那孩子过些日子要出门去,你就把她叫来,也好让你两个公爹一起尝尝味道。知道了吗?”牋牋“恩,真真晓得了。”牋牋<% END IF %>牋牋作家的话:牋牋呼,第二更来啦~~~~终於把这个写完了。然後修了下,一点锺看过的孩子就知道有点东西给删了。牋牋最後罗嗦下梦的事,不要纠结为什麽梦这麽有逻辑(?)有细节(?!),统统归於作者恶趣味!!!牋牋因为被提到了瑶瑶,所以柳真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把她自己在太极殿的生活套用到瑶瑶身上,还加入了脑补(咳!)。因为不喜欢两个管事占自己便宜,会想着惩罚他们,但是另一面又会因为他们逾规的玩弄幻想自己和他们OOXX。至於侍卫,她天天没得衣服穿,就那样他们眼皮底下晃,身经百战(喂。。)的真真会看不出一群毛头小子的心思?综合以上就出现了绵延两章的混乱镜头,作者顶锅盖小跑过。。。牋牋明天的两更应该是下午和晚上,具体时间会通知滴,大致围绕下面这个标题:牋牋十六/十七 “”尽人亡牋牋本来还想说点什麽的,算了,等看到新一章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