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准备
作者:作  者:千镜八荒      更新:2021-02-23 16:37



纪小言最终还是没有能把落叶纷飞他们送的礼物都给拆完。
因为木迟家主送来了消息,说联邦又派了人来,准备参与素不相识与纪小言的订婚仪式。
“不是之前就来了人送了礼物了的吗?为什么又来人了?”纪小言一脸的疑惑之色,一边跟着木迟祥云去木迟家主的院子,一边低声对着她问道,“难不成,他们是知道六少爷回来了?特意来查他的吗?”
“应该不是的。”木迟祥云想了下,对着纪小言说道:“上一批联邦来人是给纪小姐您送了礼物,买走您这游戏世界数据的啊!可是这一次来的,只是联邦那边派来纯粹参加订婚仪式的。这一次来的人可不少呢,基本上都是联邦内各个家族的代表.......”
“那也就是说,这次来的人和上次的背景也是不一样的?”纪小言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看着木迟祥云点头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些了。”
进了木迟家主的院子,这一次纪小言看见的人确实要比上一次多很多,但是能在木迟家主的大厅内见到的,都是有实权的家族代表,至于其他人那都已经被安排在了住所酒店,是根本不可能到木迟家族来的。
木迟家主简单地给纪小言介绍了一下来人的情况,笑眯眯地招呼了众人一起吃了顿饭,这才等着人都离开后,对着纪小言说道:“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家族来,到时候你都需要与我一起去见见!照我们的计划,小六的飞天舰是需要在三天后才到的,所以这三天,小六可不能陪你一起见人!”
“好的,家主爷爷,我明白了!”纪小言赶紧点头。
“这一次来的宾客会有很多,你需要把重要的那些人都给记住了。不然万一别人和你打招呼,你不知道他是谁的话,那场面还是有些尴尬的。”木迟家主笑眯眯地对着纪小言说了一句,示意身后的管家递给了纪小言一个盒子,然后继续说道:“这是一些定下了要来的家族资料,你也看看吧!”
纪小言点头,脸色倒是有些苦地把盒子给接下来,跟着木迟祥云出门之后,这才打开来看,却是看见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个精美无比的胸针。
“祥云姐姐,家主爷爷是不是给错我东西了啊?不是给我看资料的吗?怎么这盒子里装着的是一枚胸针啊?”纪小言一脸的疑惑之色,一边走着一边把盒子里那一枚胸针给拿在手里打量了起来。
那是一朵花朵状的胸针,花瓣有两层,每一层有五片花瓣,用橘红色的宝石镶嵌,中间是一颗拇指大的黄色宝石作为花心点缀。胸针的背后是用一块黑色的宝石做底,金色的针扣紧紧地与宝石粘结在一起。
“这胸针,价格不菲吧!”纪小言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这可都是宝石呢!
“纪小姐,这可不仅仅是一枚胸针啊!”木迟祥云看了一眼纪小言手里的胸针,微微楞了一下之后这才对着纪小言认真地说道,“这枚胸针确实是很昂贵的,它全部都是由天然的宝石制作的,还是特意请了一位高级的珠宝设计师做的呢!”
“只是,纪小姐您不知道的是,这枚胸针里面更是还藏着一个连接器的!”
“连接器?”纪小言闻言顿时一愣,一脸疑惑地望向了木迟祥云,把那枚胸针反复地打量了好几遍后,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连接器,只能望向木迟祥云问道:“藏在这胸针里?”
“是的!”木迟祥云肯定地点了点头,对着纪小言说道:“这是家主大人的私藏,至于到底是怎么用的,我倒是并不知道!这东西也只是听人说起过.......纪小姐可以回去之后,问问六少爷。以前六少爷也是用过这枚胸针的!”
“怎么用啊?别在身上吗?”纪小言倒是有些想象不出素不相识的身上别着这枚华丽的胸针是个什么样子的模样,忍不住对着木迟祥云问道。
“自然是别在身上的啊!”木迟祥云倒是肯定无比地点了点头,这才笑着对纪小言说道:“那是六少爷小时候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家主大人带六少爷去参加宴会,也是需要见不少人.......所以就带了这枚胸针!”
“带着这枚胸针就能有用?”纪小言倒是忍不住有些困惑,一直等回到了家中这才赶紧叫住了素不相识,问起了这枚胸针的用处。
“其实很简单的!”素不相识倒是直接笑了笑,拿着那枚胸针拨弄了一下最中间的那一层花瓣,朝着顺时针的方向转了九十度,然后对着纪小言说道:“这样就开了!只是到时候你还需要一副耳机来接收信息.......”
“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纪小言却是皱着眉头,对着素不相识问道:“这就算是能从耳机里接收信息,但是我要是遇见了谁,这怎么能去对照着找资料呢?”
“你以为,这中间的黄宝就只是宝石吗?”素不相识却是直接笑了起来,指着胸针的中心位置,对着纪小言说道:“这里面,是藏着摄像器的!启动之后,每一个你正面看见的人的资料都会立刻出现,直接传送到你的耳机里的。只是这东西也只是一个辅助,有些时候,几个人站在一起,这拍摄的人物资料顺序不对,也是会出现认错人的尴尬情况的!”
“所以,小言你只能把资料都给记一记,到时候经过这胸针里的提醒,也就分辨的更清楚一点了!”
“你小时候,也是把人都记过的?”纪小言忍不住对着素不相识问道,看着他肯定无比地点头后,顿时也忍不住沮丧了起来。这要记下多少人啊!她到现在连木迟家族内的人,都还没有认清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素不相识却是叹气说道,“这倒是也能配一个全息的眼镜,到时候每个人是谁,都能直接在画面上显示出来。但是在订婚仪式这样的正式场合上,你不能戴眼镜的......所以只能这样了!”
“为什么不能戴眼镜?”纪小言却是一脸的疑惑之色。
虽然现在这世界的科技十分的强大,但是她也是瞧见过有人戴眼镜的啊!自己戴个眼镜,也不是怎么鹤立鸡群的事情!
“订婚仪式上,所有人都是不允许戴眼镜的!那些眼镜不好的人,可以允许他们那光屏拍摄观看。”素不相识倒是认真地对着纪小言说道,看着纪小言依旧不明白的样子,这才解释道:“因为有些武器,是需要用眼睛来传递画面信息瞄准的!为了大家的安全,一般情况下,重要的场合都是不允许任何人戴眼镜的!”
“还有这样的情况?”纪小言也是一脸的吃惊之色,倒是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原因。只是在看着素不相识肯定无比地点头后,纪小言这才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郁闷地说道:“那也就是说,我这资料是必须要背下的了!对吧?”
“是的!”素不相识点了点头,看着纪小言那心情不好的样子,这才又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小言,我陪着你认就好了啊!到时候我来给你讲解,这样你总有信心了吧?”
“我记忆力真不好!”纪小言却是苦着脸说道。
“那就多记几遍!”
“多记几遍也记不住怎么办?”
“还有我呢!”素不相识看着纪小言一脸抗拒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对着纪小言说道:“就坚持这几天,到时候订婚仪式的时候,我一定寸步不离地带着人,不让这样的尴尬场面出现,如何?”
话到这里,纪小言也只能点头,然后对着素不相识问道:“落叶回去了吗?”
“回去了啊!他们今天才刚到,还有不少需要收拾的,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久留!毕竟,他想送的礼物都已经送了啊!”素不相识点了点头,一边揽着纪小言往屋内走,一边对着她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些东西他们拆完之后都会全部给你过目一遍的。”
“我又不是垂涎这些礼物!”纪小言顿时忍不住朝着素不相识白了一眼。
“我知道啊!但是喻家送的东西,你还是都得看一眼的,不然回头聊天的时候他们问起来,你也不好回应不是?我明白的!”素不相识倒是理所当然地点头笑了笑,看着纪小言笑起来之后,这才拉着她进屋坐下,把那胸针里的资料传送到了光屏上,开始陪着和纪小言认人起来。
之后的几天,就如木迟家主说的。
来准备参加纪小言和素不相识订婚仪式的家族越来越多,几乎每天纪小言都需要陪着木迟家主去见七八拨的人。喻家的人在第二天的时候,由素不相识陪着一起见过了,之后便都在酒店里待着,连落叶纷飞都没有要来打扰的意思。
第四天的时候,素不相识总算是在安排好的时间出现在了木迟家族,算是在计划的时间内达到,可以正式与所有人见面了。
自然的,来拜访的人很多,但是都被木迟原木以素不相识才到家,需要休息之后给拒绝了。
订婚仪式前的前三天,整个木迟家族内便开始布置,各种华丽的纱幔,鲜花都开始铺满了木迟家族,红色的喜字也是随处可见。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而宾客们也差不多都到了,纪小言也终于算是有时间可以歇一歇,和素不相识开始试穿喜服,拼命地背那些家族的资料等情况。
在订婚仪式开始的前一天,喻家的人才再次被请到了木迟家族来。
“小言,你今天可是要跟着我们去酒店了哦!”落叶纷飞一脸的笑意,对着纪小言笑着说道:“明天从娘家出发,由六少爷来接。”
“嗯,我知道了!”纪小言点了点头。这流程素不相识已经和她说过了!
喻家作为娘家,纪小言是要从他们那边出发,由素不相识带人来接走的。所以,当初在安排喻家人的时候,木迟家就直接腾出了一个酒店来,只让他们居住,为的就是这一天,纪小言去酒店的话,人员不会那么复杂。
“那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准备出发吧?”
“差不多都收拾好了!”纪小言点头,朝着素不相识笑了一下,“那我可就跟着哥哥他们走了哦!”
“嗯!”素不相识有些不舍地朝着纪小言笑了笑,“明天我就来接你!”
“那就走吧!正好家里人都还想着要和小言多熟悉熟悉,这会儿都在酒店等着的呢!”喻家家主也是笑眯眯地说道,然后朝着素不相识拱了拱手说道,“六少爷放心,我们肯定会照顾好小言的!”
素不相识点头道谢了一声,这才送了纪小言离开木迟家族,然后转身去了木迟家主的院子。
此刻的木迟家主微皱着眉头,看着素不相识进屋坐下后,这才对着他问道:“小言去喻家那边了?”
“嗯!”
“启佳家的人今天也到了,你知道吗?”木迟家主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着素不相识问道,“启佳雅馨据说也来了!”
“启佳家这是想做什么?”素不相识皱着眉头,也是一脸的不高兴,“当初启佳家不是说了,要把她关起来的吗?现在居然带着一起来,是为什么?”
“不知道!”木迟家主也是皱着眉头,似乎有些担心地说道:“他们当初答应的事情反悔了,我就担心启佳家是有什么想法!当初本事打算让你和启佳雅馨在一起的......启佳家都是有这个打算,之后出了那样的事情,照理来说,他们也不好意思来,更是不可能带了启佳雅馨来!”
“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做什么!就怕他们是有什么想法!”
素不相识也是紧皱着眉头,有些担心地说道:“我们只能警惕着,这事情我已经和小言说过了。要是他们敢说我与启佳雅馨有什么,小言反正是不可能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