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 集体掉马(二更)
作者:偏方方      更新:2021-09-17 04:52

紫草还在。这说明什么?说明紫草是来自小药箱里的东西。或者确切地说,是附着在紫草上的不明暗物质,是来自于小药箱。顾娇不解地眨了眨眼:“可是,常璟不是说,岛上的紫草是第一任岛主种下的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国师大人想了想,说道:“要知道答案,恐怕只有去一趟暗夜岛。这件事先不急,叶青不是留在了岛上吗?兴许等他回来,能带回一些有用的消息。”顾娇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她大婚在即,总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新郎官,自己一个人跑去暗夜岛。顾娇忽然开口:“提到这个,我倒是忘记问义父,婚期定了没有?”“定了。”国师大人说,“十月十八,良辰吉日。”“那不正是我十八岁生辰吗?”顾娇偏头,眯眼看了看他,“你算的良辰吉日?”国师大人不咸不淡地落在又一枚棋子:“钦天监算的。”顾娇:“燕国没有钦天监。”国师大人:“现在有了。”顾娇:“……”国师大人道:“也没几个月了,何况也不是让你燕国这边等,安国公府的人已经去昭国了,该置办的宅子应当都置办妥当了。前几日安国公与我下棋,说送亲的队伍已准备齐全,随时能够出发。”“义父真贴心!”顾娇很开心。她单手托腮,胳膊肘支棱在小案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话说,你的穿越会不会也与紫草毒有关?”国师大人不假思索地说道:“没有,我的情况与你不同。”顾娇失望:“哦。”国师大人望了望林子里的夜色,对顾娇道:“时辰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哦。”顾娇起身,“确实挺晚了,我先回去了。”“嗯。”国师大人应了声。月光悠悠的紫竹林中,顾娇自怀中拿出一张面具,带着黑风王出了紫竹林。见大哥,要遮脸。……此番从边关撤军,顾家军也撤了,只不过,他们回昭国的路线并不途径燕国的盛都,他们走沧州,只有老侯爷、顾长卿与唐岳山悄悄地来了盛都。三人都住在国公府。顾承风别有用心地向几人炫耀了一下自己的专属房间,表示他是第一批住下的。三人十分鄙视他。顾长卿在国公府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裳后,去了一趟国师殿。顾长卿要做的事不能为世人知晓,特地等妹妹出来了才去找国师。“国师。”他客气地打了声招呼,“多日不见,别来无恙,您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是这段日子太乏了吗?”盛都的事他多少还是知情的,他弟弟顾承风只负责扮演身体康健的国君,朝堂上的事物实则都是国师大人在处理。“陛下登基了,我日后就轻松了。”他的话等于变相承认自己的虚弱是疲劳过度所致,他看向顾长卿,“你怎么样了?恢复得还好吗?”顾长卿认真道:“恢复得很好,成为死士之后,我感觉我的功力比从前更精进了。死士的寿命比寻常人短,但我并不后悔。”国师大人干笑,你开心就好。顾长卿郑重地看向国师:“深夜造访其实是有两件事,一是向您道谢,二……是您给我的遮掩死士气息的药吃完了。”国师大人微微一笑:“我这就给你拿。”他说罢,起身去书房拿了一瓶药丸递给顾长卿。顾长卿接在手里,想到了什么,古怪地问道:“我有个疑惑,一直想问国师。”“你说。”“为什么我在国师殿吃的药,和后来你让我带去边关吃的药气味不一样?颜色也不大一样。”国师大人皮笑肉不笑,心道:因为第一次给你的吃的阿胶丸,第二次给你吃的是十全大补丸。国师大人:“近日可有流鼻血?”顾长卿:“有。”“我给你换一瓶药,你放心,药效都是一样的。”国师大人面不改色地去了书房,果断换了一瓶莲花清火丸。顾长卿留下了诊金,带着药丸回了国公府。安国公下令了,三日后送亲的队伍出发,国公府忙作一团,正在连夜清点小少爷的陪嫁。至于小少爷为何要嫁个一个男人,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宣平侯大概没料到安国公真敢以小少爷的身份将顾娇嫁过来,他就皮了一下。而国公府的枫院中,则是另一番光景。老侯爷、顾承风、唐岳山都住进国公府了,自然不会没听说萧珩与顾娇的亲事。顾承风是早就知道萧珩的真实身份,老侯爷与唐岳山知道得晚一点,在进入燕国之前。老侯爷很生气。“你气啥呀?”唐岳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你是气她不肯回侯府做千金,却来国公府做了少爷?还是气老萧不去你侯府下聘,反倒将聘书、聘礼送来了这里?”自打跟了宣平侯,唐岳山不仅点亮了不正经技能,还点亮了戳心窝子技能。他一戳一个准,直把老侯爷气得嗖嗖的。唐岳山幸灾乐祸地摊手:“这也不能怪她和老萧呀,谁让你们当初不认她的?现在她不认你们,不也是人之常情嘛!”顾承风撇嘴儿。认什么认?那丫头根本不是顾娇娘。老侯爷没想过不认顾娇,只是他并不那么器重一个孙女,他器重的是自己的“小兄弟”,可谁曾想“小兄弟”就是顾娇!那丫头至今不知自己已经知道了她是顾娇,还总戴着面具在他面前称兄道弟,他真是憋了一肚子火。偏又不能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不然谁捅谁尴尬。“你们怎么了?”顾长卿迈步进屋,屋子里的气氛太诡异了,他弟弟垂头丧气的,他祖父神色冰冷极了,唯独唐岳山一脸的幸灾乐祸。老侯爷与顾承风都不想说话。唐岳山笑呵呵地说道:“还能怎么了?在为那丫头的亲事生气呢。你说,她明明有三个哥哥,可惜不从侯府出嫁,倒是也不知是谁把她背上花轿?”顾承风想也不想地说道:“当然是我啦!”顾长卿矛头迅速被转移,他蹙了蹙眉:“我是大哥,应当由我背她上花轿。”顾承风呵呵道:“大哥是不是自己已经定亲了?按我们昭国的习俗,你,是不能背妹妹上花轿的!”差点忘了这档子事……顾长卿握了握拳头:“你也不能,你触犯家规,要闭门思过。”顾承风挑眉道:“我触犯什么家规了?”顾长卿转身望向老侯爷:“祖父,他是京城第一大盗飞霜。”顾承风虎躯一震!我去!我大哥就这么把我卖了!就背那丫头上个花轿而已,至于吗!大哥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顾承风眸子一瞪,踮起脚尖,与顾长卿对视,指着他鼻子凶神恶煞地说道:“你的紫草毒过期了!你根本就没成为死士!”顾长卿倒抽一口凉气!他不可置信地瞪大眼,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塌了!唐岳山笑得不行了,原来顾长卿变得这么厉害,是以为自己成了死士吗?难怪最近总看见他偷偷地吃药!顾家三兄弟出了名的和睦,能当场翻脸真是百年一见。好好好,你们继续。本大帅我乐得看戏!兄弟俩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屋子里还有一个唐岳山,他们怎么掐架是他们自己的事,决不允许一个外人来看了笑话!顾承风立马调转枪头,对准唐岳山,看了看被他宝贝地拿在手里的唐家弓,冷声道:“唐胖子!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的宝贝唐家弓,早不知被那丫头摸了多少次了!”顾长卿讥讽道:“摸完还给你原封不动地放回去,我放哨的,没料到吧?”唐岳山如遭晴天霹雳!他的弓!他决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弓!恰巧此时,顾娇也从紫竹林回来了,她虽比顾长卿早离开,不过她半路绕去买了点东西,因此回来得有些晚了。她是听见了屋子里的吵闹声才过来的。她扶了扶脸上的面具,正打算问问出了什么事,就见唐岳山抱着自己的宝贝唐家弓,受伤地瞪了她一眼,咬牙道:“老顾早知道你是他孙女的事了!”顾娇:“……!!”老侯爷:“……!!”这一晚,唐岳山被揍得很惨。……三日后,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由黑风骑与暗影部护送的送亲队伍自安国公府出发,浩浩荡荡地前往了昭国。